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接待科的故事
接待科的故事
周强周厂长拎起电话,拨通了接待科长王敏的电话。

「小王吗?是我,今天中午要请安阳公司的刘总,你安排一下,记得把你们
科那几个刚生了娃的女同志喊上,对,对,尤其是小马,小张,一定要喊上,什
么?阴道炎?她们今天都去市里做妇检了?中午赶不回来?那不行,刘总就好这
口,我上次跟他放出话了,来我们这儿一定管够,管好!你务必给我安排好!」

王敏苦着脸,翻开人事记录本哗哗的翻了起来,还好,二车间有两个女工是
刚请完产假,嗯,这两个女工还有点印象,长相身段都不差,应该拿的出手。事
不宜迟,王敏连忙拎起电话。「李主任吗?我接待科小王啊。你们车间的邬娜和
赵玉在吗?好好,请她们来我这儿一下,周厂给安排了一些接待任务。好,好,
麻烦你了。」

过了十来分钟,两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年轻女子来到了接待科。长头发,白
白净净,双眼皮的是邬娜,戴着副金边眼镜,齐耳短发,单眼皮,斯斯文文的是
赵玉,虽然不能说是两个大美女,但也算是清秀可人吧。两人共同的特点就是都
很丰满,因为皮肤很白净,显得十分圆润,给人一种肉嘟嘟的感觉,尤其是胸部,
更是沉甸甸的,虽然厂服很宽松,但还是被胸口那两团肥肉撑得紧绷绷的,走起
路来一步三摇,好像是在胸口吊着两只圆鼓鼓的水囊一样。这两个人都是刚生完
小孩没两个月,正是奶水饱满的时候,虽然隔着厚厚的工作服,还是能看出胸部
的清晰轮廓。「王科,您找我们俩有啥事?」邬娜问。

「你们先坐,喝口水再说。」王敏递过两个一次性纸杯,让她们自己从饮水
机倒水。

「是这样的。今天中午有个接待任务,安阳的刘总要来,周厂下死令一定要
接待好。刘总喜欢吃两口女人的奶子,偏偏不巧的是我们科几个在哺乳期的都不
在,只好喊你们俩帮忙,周厂说好了,这次办好了,按节假日加班补贴算。」

邬娜和赵玉一合计,让人吃几口奶子就能拿三倍的加班费,还能去吃大餐,
这种美事哪儿找去,忙不迭的应了下来。

王敏让两个女工敞开衣服,把奶子掏出来让她检查检查,二人一拉开外套,
里头就是件印着厂名的棉织T恤衫,本来也算是比较宽敞的,但是两个女人胸围
太大,绷得紧紧的,裹着里头两只肥嘟嘟的奶子。天气热,她们俩又是一线的女
工,都没带胸罩,隔着T恤,每人胸口的两个凸起看的清清楚楚,而且奶头周围
都有一小圈湿渍,应该是漏奶印上去的。

王敏点点头,把两人的T恤掀起来,四只白花花,圆滚滚的奶子一下子蹦了
出来,晃晃荡荡吊在胸口,看起来鼓鼓胀胀的,好像都能听到里面哗哗的水声。

王敏挨个儿托着掂了下分量,又熟练的在奶晕处挤了挤,指头才按进奶肉,
就看见奶头上面十几个针眼大的奶眼儿里头哗哗的,直往外喷,就跟洗澡用的淋
喷头似的。

她捏着奶头,把两个人的奶水分别挤了点在自己手心上,低头尝了尝笑道:
「味道还不赖,行,就这么说定了。」赵玉笑嘻嘻的说:「味道哪能差呢,我男
人吃的可欢了,要不是特别香甜,一个大男人,能跟娃儿抢着吃,可不害臊呢。」

邬娜拽拽她的衣角,低声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果不其然,王敏狠狠的瞪了赵玉一眼,说:「我可跟你说好了,这话也就在
这儿说说,待会儿服侍人家刘总,那可得毕恭毕敬,要是像这么胡说八道,不用
我收拾你,周厂就在跟前看着。」俩女工吐吐舌头,不敢再吭声了。

王敏从抽屉里拿出两个盒子,道:「趁着还有时间赶紧去洗个澡,等等我也
去,尤其得把下面那玩意给我好好洗干净,对了还得把屁眼里头也清一下,万一
人家要弄后头,可别带出什么恶心东西,这里面是灌洗剂和灌肠器,快去吧。」

这回轮到邬娜说话了,迟疑了下,问:「咋还要陪人日屄啊?我还以为就吃
两口奶。我可不敢干这个,我家那口子要知道我和别人搞过,非剁了我不可。」

赵玉也凑过来说:「是啊,我自打结婚后,就没和旁人搞过了,我男人鼻子
可灵着呢,要让他知道了,非揍死我不可。」

王敏柳眉一竖,骂道:「你们两个怎么这点觉悟也没有!这次的接待关系着
厂里今后起码五年的发展,周厂为了请到这尊大佛做了多少工作!你们难道为厂
里做这么点牺牲都不愿意?日回屄还能少你块肉不成?我们科许多女同志抱着病
体还坚持在接待工作第一线呢。」「你们俩听好了。这次周厂下的是死命令,接
待不好,大家都下岗,没得商量。喊你们两个是因为你们俩工作表现还算可以,
给你们一次立功的机会,你们不干,愿意干的人多着呢!厂里八千多女工,长得
比你们漂亮,又在哺乳期的起码有一百多个,你们不愿挣这补贴人家还抢着来呢!」

两个女人一下子蔫了,忙不颠点头应道:「王科长,咱也就是说说,肯定尽
最大努力完成任务。」被王敏噼头盖脸一顿臭骂,两个女人耷拉着脑袋打算出门,
去浴室打理个人卫生。

「对了,先别走,给你们提个醒,今天来的刘总那帮人可都不是吃素的,刘
总那家伙可有拳头那么粗,人家是部队转业的,力道和耐性都狠着呢,你们等等
预先作点准备,实在不行备着些润滑剂,别到时候人家要搞你俩时疼得哭爹喊妈
的,误时又误事。」

听到这话两人顿时来精神了,邬娜笑嘻嘻的说道:「王科,放心,误不了事
儿。我们俩都是顺产,下面松敞着呢,我家那口子天天唠叨个没完,就是嫌我那
玩意儿太宽松,弄不爽快,我还嫌他的细呢。您放心,今天只要刘总挑了我,保
证让他满意。」

王敏问了两人尺码,从衣柜给两人各取了一套比较高档的连衣裙,让她们洗
完澡换上,看两个女工扭着屁股出了门,忙打电话去厂招待所订好包厢,然后打
电话给周强。

「周厂,安排好了,在招待所玫瑰厅,订的是一客三百八的标准,对,已经
是最高的那种了,厂招就那水平,再贵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关键还是得看我们接
待科。连我在内这次科里出四个女同志,另外喊了两个二车间的女工,对,对,
就是邬娜和赵玉她们俩,都是才生养的,您真厉害,不是我夸您,对每个基层群
众都这么了解的领导可不多见。」

「我刚刚已经和她们俩交待好了,您放心,我刚检查过,奶水足着呢,味道
也不赖,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王敏的接待科在厂行政楼三楼的东边,有四间办公室,都配了空调和单独的
卫生间,王敏有独立的办公室,其他十几个科员在另外三间大办公室里,条件都
还不错。

王敏打完电话,连忙来到隔壁办公室,问:「今儿有没身子不清爽的?」结
果除了两个例假还没完的,还有一个这几天白带有点异常,味儿有些大。这样一
算刚好剩下三个女同志,分别是三十四岁的张霞,二十一岁的王娜,还有二十八
岁的钱丽丽,除了王娜,张霞和钱丽丽都是厂里的子弟,二十岁起就参加接待工
作,算是身经百战,经验十分丰富的。

王敏带上她们三人一起先去浴室做个人卫生,毕竟是八月天,室外温度高达
三十四五度呢,在外面走几步路就是一身臭汗,女同志下体构造复杂,分泌物又
多,更容易出异味。四人到浴室时,邬娜和赵玉也刚走到没多久,才在换衣房脱
光了衣服,正准备进去呢。

王敏走上去,伸出手,掂了掂两个人四只奶子的分量,扭头对张霞道:「你
来掂掂看,怎么样,不比徐燕秋和孙兰两个差吧?」两个女工有些忸怩,又不敢
说什么,站在那儿,好像两只等着挤奶的奶牛一样。张霞毕竟是老同志了,人也
和气,笑着说:「别紧张,都是女同志,我就是看看你们自身条件怎么样,等等
心里也有点数。」

张霞挨个儿托起二人的乳房感觉了下份量,道:「不错,基本都超过一斤半
了,难得的是还不算下垂。」又捏着奶头挤了几股奶水,也射在手心里头,尝了
尝味道,满意的点点头,说:「不错,基本没腥味儿,待会儿好好表现。」

一行六个女人光着屁股走进淋浴室,其实这些女人天天都洗澡,只要不是刚
刚解完手或是肏完屄,除了出点汗,哪有什么脏东西。不过每次接待前还是得认
认真真洗洗干净,主要就是女人下面那俩肉窟窿清理起来麻烦。现在的人都讲究
情趣,接待前的准备可比从前繁琐多了,不但头脸上要打扮得漂亮,身子里面都
得弄得干干净净的才行。

王敏她们四人早就弄了不知多少次了,三两下拆开灌洗器的包装,熟练的把
小指头粗细的圆头塑料管子对准阴道口塞进去,十几公分长的管子一下子就全都
插了进去,然后慢慢的滑动瓶子上的推把,把香喷喷的消毒液缓缓地灌进体内。

王敏和张霞用的灌洗器明显比王娜和钱丽丽的长出一大截儿,王娜笑着说:
「王姐啥时也让我试试看这种灌洗器嘛。」

王敏骂道:「你这妮子就是不安分,我和张姐都是养了娃的人了,你要是不
怕以后养不出娃来,就试试看。」

王娜笑嘻嘻的说:「我才不想养娃呢,多麻烦啊。」

王敏笑道:「你呀,还是贪玩,等你到了我这年纪就知道,还是有个娃心里
踏实。」

王敏用的这种灌洗器使用的时候,是要把圆头直接插进子宫里面的,圆头四
周都是喷孔,可以把子宫里面清洗干净,这样男人插到子宫里面不容易带出脏东
西来。这种灌洗器比常用的那种单纯阴道用的冲洗器要长出好几公分,她给邬娜
赵玉俩的也是这种长的。王敏一边熟练的给自己灌洗下身,一边皱着眉头看着邬
赵两个。

她们二人可是从来没用过这玩意儿,拆外包装就费了不少时间,等她们俩笨
手笨脚的捣鼓了老半天,屄口外还露出好长一截,这时王敏早就灌完第二瓶了。

王敏啵的一声抽出灌洗器,走过去,说:「你们俩这样可不行,待会儿还得
灌肠呢,我帮你搞。」不待二人拒绝,伸出手来,攥着邬娜裆下的灌洗器,稍稍
对准一下,用力往里一推,邬娜嗷的惨叫一声,那根塑料圆头径直穿过她子宫颈
口,深深地插到子宫最深处。

「叫啥叫,好像多疼似的,你才养娃两个月,又不是剖腹产,子宫口哪能收
的多紧。自个儿往里挤,记得慢点,这样冲得干净。」

赵玉看见王敏走过来,夹紧双腿,紧张的抓着灌洗器,说:「王科,我,我
还是自己来吧。」

王敏瞪了她一眼,赵玉不情愿的张开腿,让她抓着灌洗器,然后也是嗷的一
声,让她把露在屄外的管子尽数插了进去。

「你们呀,是不知道做这个的好处,生养过的女人,身体开始走下坡路了,
平时是不是老觉着腰酸肚子疼?告诉你,那是屄里头积着阴毒,没别的法子,只
能靠这玩意儿把毒素冲出来,你看,你看,这不就出来了,啧啧,多脏啊,闻闻
看,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亏你男人还把这玩意儿当个宝贝。」

王敏一边指着两个女人屄里头冲出来的分泌物,一边数落。(前几年电视购
物里面铺天盖地的就是这种所谓去阴毒的产品,当然后来被揭穿,是虚假广告,
此情节并非本人虚构)

不一会儿洗完,口里喷上口气清新剂,腋下,下体都喷上专用的香水,一个
个都香喷喷的,王敏还特意把昨天刚刮的阴毛又仔细的修了一下。那三个女同志
也都娴熟的打扮起来。王敏不放心邬娜和赵玉,特意用自己的香水给她们俩又喷
了一遍,仔细嗅过没什么味道,然后又替她们上了些淡妆这才放心。

六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一出浴室,科里专配的两部小车就把她们直接送
到招待所。

XXX厂的招待所是新建的,启用不到两年,对外说是按三星级标准修的,
其实里面的装潢已经达到了四星级标准。六人直接来到二楼的玫瑰厅,里面已经
上好了冷盘。

王敏下达了任务:「小王,今天还是你负责倒酒,小钱,你酒量好,今天靠
你撑场面了,张姐你经验丰富,等等各方面多照应着点。小邬小赵,你们俩今天
任务就是贴身服侍好刘总,刘总要干嘛就干嘛,做得好我申请给你们借调到科里
工作。」

王娜虽然是最年轻的,刚刚大专毕业,才进单位半年,下面的宽松却是科里
数一数二的,主要是由于年轻人在性这方面不够节制,喜欢玩刺激的,据说十三
四岁就能玩拳交,男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还经常参加一些乱交活动,结果才二十
出头,下面就跟刚生过四五个小孩的妇女一样,松松垮垮。

王敏面试时就发现了这情况,本来是不想接收这个女孩子的,但是人家后台
硬,硬是塞进来,她也没办法,就当养个闲人吧。后来干脆安排她跟几个中年女
同志学着倒酒,没想到她悟性高,连着几次接待任务下来,倒酒的工作倒是越发
熟练了。

这倒酒工作可不简单,这是王敏担任科长后在接待工作上提出的的一项重要
革新,只有在接待特殊的贵客时才会这么做。得把特制的酒瓶塞在阴道里面,倒
酒时双腿微岔,阴部微微挺向前方,不用手来操作,阴道口的肌肉微微一收,瓶
口就会打开,酒水就流了出来,肌肉放松时,瓶口自然闭紧。

这阵式一摆,不管谁都得给震迷煳啊。周强靠王敏这招可是额外谈成了好几
个本来希望不太大的项目。

王娜一只脚站在椅子上,大岔开双腿,把一个1。25升的瓶子底部在光熘
熘的阴门处蹭了几下,慢慢抵进屄口,然后轻松的一塞到底,瓶口刚好露在外面
两公分。接待科的几人早已见怪不怪,只有两个女工发出了一声轻微的惊叹。这
瓶子还是为她特制的,标准大小的瓶子对她来说实在是有些细,有时使不上劲,
就没法夹开瓶口。【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