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同学的妈妈
我和同学的妈妈
我和毛毛一起长大,从幼儿园到小学,再从中学到高中,都在一个班里,所以相处的关系就像亲兄弟一般。我
经常到他家,他的父母也对我很熟悉,见我为人不错,就把我当亲儿子一样看待,有什么好吃的,都要惦记着我。

高中毕业后,一向学习比较好的毛毛考上了大学,到了一个遥远陌生的城市。而我没有考上大学,在一个职校
就读,留在了我们这个特有的小县城。记得分别的那天,毛毛拉着我的手,千叮咛万嘱咐,要我经常去他家,照顾
他的父母。毛毛是我唯一最好的朋友,我对他是有求必应,即使他不求我,我也会常看他的父母的,毕竟他的父母
对我很好。

毛毛的爸爸,是一家企业中的一个经理,每天很忙,很早出去很晚才能回家,家里的重担都落在毛婶的肩上。
我每天都要到毛毛家,帮毛婶干一些体力活,像什么换煤气罐,买粮什么的,我全承包下来。毛婶也很喜欢我,经
常给我弄些好吃的,高兴的时候还要炒两个菜,喝点酒。毛婶说:「你现在已经十八岁了,也是个男子汉,应该喝
点酒。」

平时,我只把毛婶当成长辈,很尊敬她,就是以一个儿子尊敬妈妈一样的尊敬。可单独相处时间长了,不知道
为什么,我不禁联想翩翩。我大概在十五岁的时候学会了手淫,当时幻想的对象往往都是一些电视明星,毫不隐瞒
的说,赵薇、林心如、范冰冰等等,都是我幻想的对象。可自从那天,我无意间走进厕所,看到毛婶坐在坐便上,
雪白肥大的屁股堆到坐便外面,我的心情开始澎湃,晚上常常幻想起毛婶手淫,并且射的很痛快。

我觉得我很龌蹉,和毛毛那么好,怎么竟然幻想他的妈妈手淫呢?可一到晚上,就控制不住自己。多少次,都
强制自己幻想赵薇等,可都觉得没有意思,只要一到射精的时候,满脑子里都是毛婶的身影,还有那雪白肥大的屁
股。事后,我曾后悔的打自己的耳光,发誓以后再也不幻想毛婶了,可一到晚上……后来,慢慢的,自己安慰自己,
反正这事也是假的,不让别人知道就可以了。没想到,放任自己,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但我毕竟是一个很矜持的少年,胆子一向很小,没有像这里小说写的那样去调戏和诱惑毛婶,更不敢太放肆,
只能把这种畸形的爱深深隐藏在心中。平时就和往常一样,小心翼翼的做着我应该做的。但有一点我必须承认,自
从幻想毛婶手淫后,我很喜欢和她单独相处,总是偷偷的看她的身体,特别是那肥大的,圆溜溜的屁股,然后晚上
手淫。

转眼就到了暑假,本来毛毛能回家,我们好朋友好好的聚一起聊聊天,谈一谈分别之情,再喝喝酒什么的。可
是,一个噩耗传来,毛毛在踢足球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腿,正在医院住院,不能回家了。

听到这不好的消息,毛毛的父母和我都很着急,决定要去看看他。

我们这是一个小县城,没有火车站,想要坐火车出门,必须要省会去买。毛叔很忙,不能去,就把钱给我,让
我去买。因为毛婶是全职太太,足不出户,别说到省城买票,就连做什么车到省城都不知道。

现在买火车票不用到火车站买,在网上就可以订购。于是,我在网上买了三张票,去告诉了毛叔和毛婶。毛叔
不懂网上订票,说:「现在正是学生回家的时候,你能买到票真的很不容易,还买了卧铺票就更不容易了。」我只
是笑了笑,说这是在网上订购的。当时毛婶深情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真是太温柔了,令我终身难忘。

第二天下午两点多钟,我来到毛毛家。因为火车票是明天早上的,我们必须坐大客到省城住一宿,才能赶上火
车。毛叔和毛婶早就准备好了,大包小裹的一堆。我扛起来就走出门,出租车是我事先来的时候叫的,也等在那里。
毛婶说:「你想的真周到,我家的毛毛可没有你这样细心。」听到毛婶的赞扬,我更加勤奋了,帮着把大包小裹的
往车里塞。然后,毛叔坐在前面,我和毛婶坐在后面,出租车飞驰朝客运站驶去。

因为这些东西都放在出租车的后座,毛婶只能坐在中间,我坐在边上。第一次和毛婶挨得这么近,况且又是夏
天,穿的又少,车身再一摇晃,我们经常能碰在一起,我能感到毛婶皮肤的细嫩,还有那丝丝的凉意。特别是下面,
我俩的屁股紧紧的挨在一起,我更能感受到,那肥肥的屁股的肉很柔软。我的鸡巴开始不听话了,尽管昨天夜里我
幻想毛婶撸了两次,但现在又硬的如同钢铁一般。

来到客运站,毛叔和毛婶在前面走,我故意走在后面,这样更能方便看那肥大的屁股。毛婶今天穿着蓝色的裤
子,把那肥大的屁股兜得溜圆,走起路来一扭一扭,还微微颤抖着。她有些偏胖,两条腿很粗,但腰很细,那屁股
更显得迷人。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让鸡巴硬起来,毕竟是夏天穿的都少,裤裆那里鼓起来,总是不雅观的事。
我几次想把眼光移开,看别的地方,可那肥美的屁股总是吸引我,把我的目光拉回来。

突然,毛叔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单位打来的,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非要毛叔去办理。毛叔犹豫了好一会,才
把手机放下,说:「老婆,真对不起,公司那边有事,我去不了了。」毛婶有点失望,嘟着嘴不做声。毛叔拍拍我
的肩膀,说:「小涛,你和毛婶一起去吧。毛婶没出过门,在路上好好照顾她。」然后,头也回的走了。

大客上的人很多,但我还是抢了一个位子,让毛婶坐。毛婶不肯,让我坐。我笑着说:「女士优先,毛婶你坐。」
刚才毛叔走了,现在又只剩下我和毛婶,我又心旷神怡起来,一高兴就走神,不小心说走了嘴,连忙纠正说:「毛
婶,你不但是女士,还是长辈,长辈优先,我岁数小,就站一会吧。」毛婶也没有介意我刚才的话,说了一句:「
那我就坐了,你受累了。」

经过两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到了省城。这时我才发现,毛婶出了门竟然一窍不通,一切都要听我的安
排。我先领着毛婶在一家小饭店吃了晚饭,然后开始找旅店。毛婶一向勤俭,要找一家便宜点的旅店住。我就领着
毛婶走小巷,因为这里都是便宜的小旅店。结果找了好几家,因为是学生回家的季节,又是旅游盛季,几乎家家爆
满。当时毛婶很着急,害怕住露天。我急忙安慰几句,又开始顺着街道找下去。

在胡同的深处,我终于找到一家有位子的,仅剩一间。我和毛婶很兴奋。可来到房间一看,我就摇头了,房间
里没有空调,也没有电视,并且还没有窗户。房间很小,两张单人床也很窄,中间的过道只能一个人侧着身子才能
过去,中间的床头柜也不大。

老板见我犹豫,说:「现在是旅游盛季,再加上学生回家,每家旅店都满了,你到别处去,就像我这样的房间
也找不到。」见我还在犹豫,老板又说:「如果你嫌热,我给你拿个电风扇来。」我说:「没有比这大点的房间了
吗?」老板笑了说:「没有,只剩下这一间了。」我还是摇摇头。就在这时,毛婶看了一眼手表,说:「对付一宿
吧,天都晚了。」

安排好了住处,我把东西放下。毕竟这个房间有些憋屈,我想到外面走走,问:「毛婶,出去看看夜景?」毛
婶说:「不啦,我休息一会,你自己去吧。」我只好一个人走出去。其实我出去的理由是,看着毛婶那迷人的身材,
大屁股,我就受不了,鸡巴总硬,怕被看到裤裆处支起来不好。出去看看风景,心情也会好的,鸡巴不能硬。

溜达一会,眼看着到七点了,于是买些水果,留着明天在火车上吃,这才慢悠悠的回到旅店。走进房间一看,
毛婶不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板把一把台式电风扇拿来,放在地上,正在旋转,给炎热的房间内带来一丝清凉。
这时听见厕所里有动静,知道毛婶在里面。想趴门偷看,转念一想,如果毛婶突然出来,我岂不是窘迫,强忍着坐
下来。

这时,毛婶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一头秀发湿乎乎的如瀑布倾泻下来。哦,原来毛婶是在厕所里洗澡。我靠,你
不洗澡我都有非分之想,这一洗澡,我更加受不了了。

毛婶虽然四十三岁了,脸上一点褶子都没有。头发乌黑,倾泻在圆圆的脸旁,更显得那张脸白皙细嫩。特别是
双手抖动着秀发,晃动这脑袋,接受电风扇吹的时候,那腰身也跟着扭动,而腰身的扭动也带着那肥大的屁股也跟
着扭动,肥胖的肉一颤一颤的,越是晃动,屁股就越颤的厉害。我的心开始加剧跳动,看着屁股目瞪口呆。

「什么时候回来的?」毛婶一边晃动着身子一边问。

「……」我看着屁股发呆,竟然没有听到问话。

「小涛,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毛婶加重语气,身子仍然摇动着。

「哦,我也刚回来不久,毛婶。」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这时我才发现,毛婶换了一件宽大的睡衣,隐隐约约的能看到她的乳房,也在里面晃动,一定没有戴乳房罩。
我能感觉到那是很大很大的乳房,特别是在她点头的时候,那对奶子也在颤动。我在心里喊道:「亲爱的毛婶,你
就别迷惑我了。」

「毛婶,出去溜达溜达,这里的景色很漂亮。」我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才找的话题。

「不啦,我们聊一会就睡吧,明天一早还要早起走呢。」毛婶在家的时候也几乎是足不出户,到了省会仍然保
持着这个习惯。

这天晚上,我们聊的很多。一开始聊我和毛毛小时候的事,大多都是我们调皮的事。毛婶的说话声音极其好听,
有点发嗲,但不是装的那种嗲,好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特别是笑的时候,圆圆的脸就像一朵盛开的玫瑰花,
很是漂亮,有一种成熟女人那种特有的迷人。我们就这样,都坐在床边聊着,一看手表,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晚上
九点多,但话意正浓,越聊越精神,丝毫没有困意。

聊着聊着,也不知道什么话题聊到了毛叔,毛婶的神情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脸色阴沉下来。我知道,毛叔
是一个经理,在单位有权有势,很多人都要巴结他。于是就有风言风语,说毛叔和一个刚上班的妙龄少女好上了。
这一点,我可以证实,因为在公园里我看到了毛叔和那女子挎着胳膊一起走,但我为了毛毛家的和谐,我没有告诉
毛毛,也没有告诉毛婶。

「小涛,你知道吗,今天早上那电话,就是那小妖精打来的。这个不要脸的,还骗我说是单位有事。」毛婶很
气愤的说。

人要是把话匣子打开了,就不会有把门的了,毛婶就是这样,她很善谈。于是讲了毛叔许多的不是,包括在外
面有女人的事。我是个小孩子,听到这些,不知道怎么插嘴,也不能插嘴,只能静静地在一旁听着。我敢断定,毛
婶已经憋屈了很多年了,她今天这是要发泄,发泄多年来的不满。毛婶越说越激动,美丽的大眼睛里泪水在打转。
我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比我大一辈,却是我心中深爱的女神。

「要不是为了毛毛,我早就和他离婚了。」说到这里,毛婶再也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却抽泣着,强忍着不
哭出声。

她是我心爱的女人,现在如此伤心,我有种撕心裂肺的痛。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站起来走过去,紧紧抱住毛
婶,说:「毛婶,别哭了,你一哭我心里也不好受。」没想到,我的劝说竟然触动了毛婶的伤心处,一下子抱住我
的腰,把脸趴在我的怀里哭出声来,并且越哭越厉害。我不知所措,僵硬的站着那里,一只手紧紧的搂着雪白的脖
子,一只手在柔软的后背抚摸着,安慰着。可是,下面的鸡巴再次不听我这个主人的命令了。

大约哭了一个小时,毛婶才感觉到失态,慢慢的推开我,站了起来,勉强的笑了一下,说:「对不起小涛,婶
子失态了。」我再次搂住,把她的头按在我怀里说:「没事的毛婶,如果你实在太伤心就哭个痛快吧。」毛婶没有
哭,也没有挣扎,把脸紧紧贴着我的胸前,抽泣着,抽泣的很厉害,就好像一个小姑娘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正
在对情人倾述。

怀里搂着想念已久的心爱女人,就是铁汉子也要融化啊!我的心激烈的跳动,下面的鸡巴倔犟的挺起。

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抚摸后背的手渐渐的向下滑去,在肥大的屁股上停了下来。毛婶一惊,马上明白我的企
图,身子没有动,停止了抽泣,把头抬起来。那张俊秀的脸在乌黑的秀发掩映下,更显得白皙迷人。

「你干什么?」毛婶瞪着大眼睛严肃的问。

我的手仍然停留在那肥美的屁股上,静静的看着这张美丽的脸庞,感受着那香喷喷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我的
嘴里。然而我没有做声,深情的看着怀里这个朝思暮想的女人。

「把手拿开。」毛婶严厉的命令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等待我执行她的命令。

我的手没有拿开,仍然倔犟的按着那肥大的屁股,丝毫没有动。看着那红红的嘴唇,慢慢的把头低下去,张开
我的嘴靠近,要亲毛婶的嘴。

「不要,我是毛毛的妈妈。」毛婶侧头躲开了,并且一下推开我。

这时候,我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只能勇往直前,向前一步大叫一声:「毛婶,我爱你。」顺势把她按倒在床
上,嘴直接贴到了那美丽的嘴上,同时一只手在肥美的屁股上揉搓着,拿捏着,一直手则伸到衣服里,直接按住那
大大的柔软的奶子上。「毛婶,我真的爱你,我爱你。」也许是激动,我的话只有这一句,没有其他的。

「别,别,别这样。」毛婶的话音不大,生怕被外面的人听到,这让我的胆子更大起来,也不管身下这个女人
是什么身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今晚我一定要占有她。毛婶一直反抗着,等到我那只摸屁股的手滑到前面,伸到
裤子里摸到阴道,她才好像泄气的皮球,哀求着:「别这样小涛,让别人看到不好。」听到了这句话,我更加自信,
说:「毛婶,这里只有我俩,谁也看不到的。」

又是一阵折腾。毛婶渐渐的停止了反抗,从一直说的「不要」改成:「慢点拽,别把我裤子弄坏了。」随即有
一个翘屁股的动作,裤子和裤衩顺利的脱了下去。这是我第一次看成熟女人的阴道,可我刚要低头看的时候,毛婶
一把抱住了我的头,说:「不许看,把灯关了。」灯的开关就在床头边,伸手就能够到。我知道,此时如果不关灯,
毛婶会紧紧的搂着我不放手的。于是,我伸出手按了一下开关,房间里霎时伸手不见五指。

毛婶的手终于放开了。我用脚把裤子蹬了下去,然后用身子顶住毛婶的胸,不让起来,腾出一只手解我的裤子。

「小涛,别这样,我是毛毛的妈妈啊。」尽管毛婶停止了反抗,但嘴里仍然絮絮叨叨的说。

我早已失去了理智,哪还管身下这个女人是谁。迅速的脱下自己的裤子,迫不及待调整姿势,握着坚硬如铁的
鸡巴挨近阴道。

我曾在几百次手淫中幻想毛婶,幻想中我是一个性交的强烈的好手,都要撸上百下才能射。可今天不知道是怎
么回事,幸福的时刻马上就要来临了,却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鸡巴还没有碰到阴道,就感到浑身一阵麻舒,精子
再也不听命令,突突的射了出来。就听毛婶轻叫一声:「妈呀。」就不做声了。我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我感觉到
一定射到了毛婶的肚皮上。后来,毛婶经常取笑我,说有的精子都射到脸上,大多都射到上身衣服上了。

我没有插入,很是不甘心,但鸡巴已经软了下来,也没有办法。我害怕毛婶跑掉,仍旧紧紧的压着,等待着再
次勃起。

「小涛,我喘不过气了,松一松,我不跑。」毛婶明显的明白了我的意思。等我把身子放松了,她才常常的舒
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我们就这样僵持着,僵持着。毛婶小声的叨叨着:「小涛,我是毛毛的妈妈,是你的长
辈,你不能这样。听话,快下去。」而我也一直在说:「毛婶,你就让我弄一次吧,我真的喜欢你。」

我的鸡巴终于再次勃起,这才又重新调整姿势,握着鸡巴要进入。可是,最窘迫的事情发生了,我这是第一次
和女人做爱,竟然找不到入口,拿着鸡巴在那里乱顶。我急迫说:「毛婶,我不会。」尽管毛婶一直说着:「不要
啊,不要。」但还是把手伸到下面,扶着我的鸡巴找到洞口,我的鸡巴才一下子进入一个既温暖又潮湿的地方。还
清楚的记得,当我插入的时候,毛婶说了句:「不要对别人说。」接着就是一句:「哦。」就什么话都不说了。

此时,只有我上下翻飞,鸡巴在阴道里进进出出,肚皮撞击的啧啧响声,我们彼此谁都没有说话。我一会捧起
脸亲嘴,毛婶的嘴是紧紧闭着;我揉着巨大的乳房,毛婶没有反抗;在我伸手搂屁股的时候,毛婶又把屁股轻轻翘
起。终于,我再次射精,射在毛婶的阴道里。

「呜呜……」毛婶轻轻的哭泣。

「对不起毛婶,我实在太喜欢你了。」此时的我只能说这些好听的话,来安慰一个受伤的女人,也是我最心爱
的女人。我一边安慰着,手不停的在毛婶的身上摸着,摸着那我朝思暮想的大屁股。

「睡吧,明天一早还要赶火车呢。」过了好一会,毛婶终于停止了哭泣说。

此时的我真的有了困意。在我无声的要求下,毛婶终于在我的怀里不动了。我只说了一句:「毛婶,今天我终
于得到了你,即使死我都愿意。」就朦朦胧胧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我伸手一摸,毛婶仍然倒在我的胳膊上,我的心才放下来。摸到我的裤子,从兜里拿出手机,打开
一看,已经是早上五点多了。借着光亮看去,毛婶睡的很香,上身仍然穿着我昨晚没有脱下的衣服,下面仍然是光
光的。我真的怀疑,昨晚是不是在做梦?伸手又在屁股上摸一把,还是那么柔软光滑,我才肯定一切成真。

「几点了?」毛婶醒来,问。

「五点了。」我说着话,手机进入屏保,房间里一下又黑了起来。

我的鸡巴再次硬了起来,于是轻轻翻动毛婶的身子。毛婶顺着我手劲,慢慢的转动身子仰卧着:「你还要弄啊?」
我轻轻答应一声:「嗯。」这次没遇到一点点反抗,反倒是很配合。只是,毛婶的阴道里很干涩,不像昨晚那样一
下子就插进去。

「拿出去重新放。」毛婶轻轻的说。

我没有做声,按着毛婶的命令,把鸡巴抽出来,又轻轻的插回去。鸡巴插进阴道一回比一回深,阴道里随着进
入,一次比一次水多。慢慢的,我终于把鸡巴没跟的全插了进去。令我兴奋的是,毛婶这次和我亲嘴了。这是我第
一次和女人亲嘴,两只舌头在一起缠绕,使我兴奋不已。

没想到,毛婶突然大哭起来,双手紧紧的按住我的后背。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所措,连忙停止的抽插,
问:「怎么了毛婶?是疼了吗?」毛婶使劲的抠着我的后背,浑身上下翻腾,发出「呜呜」的呻吟。我问:「这到
底怎么了?」我以为是疼痛造成的,想把鸡巴抽出来。毛婶一下按住我的屁股,叫着:「快动,使劲,使劲啊。」
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女人的高潮。

这一夜,我从一个没碰到阴道就激动射精的男孩;从一个找不到洞口插入的小子;从一个不懂女人有高潮的少
年,一下子跨进了一大步,成为了一个名符其实懂得性交的男子汉了。我十分感激毛婶,若不是她,我还要活在手
淫幻想之中,还是那不懂事的小男孩。

毛婶起身,从挎包里拿出卫生纸擦拭着下体,我看到一股白白的液体从里面流出来,那是我的精子。毛婶说:
「看什么看,这都是你干的好事。」然后又拿起裤衩穿上,说:「时间不早了,你也穿上衣服,我们该走了。」好
像这一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就在出门的时候,我再次抱紧毛婶,双手紧紧搂住大屁股,揉搓着、拿捏着,亲着嘴深情的说:「毛婶,谢谢
你。」毛婶回吻着我,说:「我恨死你了。」然后又笑着说:「你真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见我不放手,又说
:「快松开,到外面吃点东西,要不就赶不上火车了。」在吃饭的时候,毛婶轻轻的说了一句:「这事谁也不要说。」

在火车上,一开始我还有点放肆,暗想反正都做爱了,应该随便了,就摸了毛婶的屁股一下。毛婶狠狠的瞪我
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严厉的「嗯」,表情很严肃。我吓得一激灵,于是这一路上始终都没敢碰她一下。

列车飞速的运行,我看到,毛婶始终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和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有说有笑,还跟旁边
一个女士聊起天来。我也受到了感染,也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下车的时候,毛婶对我轻轻的说了一句,好像的
开玩笑,又好像是很生气的样子:「一会,你好意思见到毛毛吗?」就一声不吭的往前走。

这句话,把我问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是啊,毛毛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的妈妈也就像我的妈妈一样。可就在昨天
晚上,我把好朋友的妈妈给肏了,并且肏了两次,这能对得起我的好朋友吗?我的心情极其复杂,真不想见毛毛了,
我怕毛婶把这件事说出去。可是,毛婶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路也不熟悉,只有我给她带路,只能硬个头皮去见好
朋友。在走进医院的大门口时候,毛婶又问我一句:「你好意思见到毛毛吗?」

毛毛看见到我们很高兴,坐在病床上指着一大推水果,让我自己拿着吃。这些水果都是同学送来的。我拿着几
个水果出来,洗干净了再拿进病房,先递给毛婶吃。毛婶笑眯眯的接过来,吃了几口。我见毛婶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颗悬着的心才平静下来。

「我爸呢?」毛毛问。

「哦,他是大忙人,没来。」毛婶轻描谈写的回答一句。

「我爸就是一个工作狂。」毛毛埋怨起来,「但不管怎么样,今天见到我好朋友,还是让我高兴的。」毛毛笑
的很开心。

「这小子,妈妈来就不高兴了?」毛婶开着玩笑说。

「妈妈,如果没有小涛,你能找到我吗?哈哈……」毛毛最知道毛婶是个家庭妇女了,出门就不认识路。

「那倒是。」毛婶不得不承认。

「小涛,谢谢你一路上照顾我妈。」

「说啥呢,我俩是哥们,你妈就是我妈,照顾也是应该的。」说完,我看到毛婶在毛毛身后冲我咬牙切齿。

这时,就听门外一个甜美的声音:「毛毛。」像风一样走进来一个俊俏的女孩。她看到我和毛婶,先是楞了一
下,然后看着毛婶,猜测着说:「这是阿姨吧?」然后站在那里,一双大眼睛蒲扇蒲扇的看着毛婶。

「眼睛真好使。这是我妈,这就是我和你经常说到的我最好的朋友小涛。」毛毛说完,转过脸说:「这时小花。」

「你和阿姨长得很像,这还看不出来。」小花说完,嫣然一笑冲着我点头打招呼:「你好,常听毛毛提起过你。」

我和毛婶马上就明白了,毛毛有女朋友了。原来,小花和毛毛一往情深,为了毛毛的腿,放弃了回家看望父母,
专心在这里侍候毛毛。

「谢谢你小花,我不在毛毛身边,多亏了你。」毛婶笑着说。

「阿姨说哪里话,你又不在身边,我侍候谁侍候啊。嘻嘻,换别的女孩侍候,我还不高兴呢。」小花笑的很甜,
顺势坐病床上,将身子都依靠在毛毛身上,双手紧紧抱着毛毛的胳膊,来证实他们的关系是多么的亲切。

「我说小涛,你有女朋友没有?」毛毛问。

「我……」我一下语塞了,看了一眼毛婶,她也看着我,「我……应该有了。」我还是吞吞吐吐的说出来。

「什么是应该有了?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小花笑呵呵的说。

「你现在怎么学的这样拖拉,有没有女朋友也说不清楚了。」毛毛说。

「不是。」我看到毛婶又走到他们身后,用眼睛狠狠的瞪着我,这令我不知道怎么说好。

「她漂亮吗?」小花问。

「漂亮,就是有点胖。」我看到毛婶脸上绯红,又恨恨的瞪我一眼。

「胖点好啊,多肉感。」小花说。

「是啊,既然相爱,就不要嫌弃人家胖。」毛毛说。

「我没有嫌她胖,我是真心爱着她的。」其实,我这话就是给毛婶听的。气的毛婶偷偷的和我咬牙切齿。

一个星期后,毛婶见毛毛的腿也没有什么大碍,又有小花照顾,我们在那也是多余的,于是要回家。小花有些
难舍难分,要留多住几天,怎奈毛婶很坚决,执意要走。小花知道留不住,去买了火车票。临走的时候,毛毛拉着
我的手,又是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路上好好照顾他的妈妈。我暗想,我一定用我的鸡巴好好照顾你的妈妈。

在这一个星期里,毛婶和小花住在大学的女宿舍里,我住在男宿舍里毛毛的床上。放假期间,学生大多都回家
了,所以宿舍里的床位都闲着。在这期间,因为我和毛婶分居,所以我没有再碰到一下,只能靠夜间睡觉前,回忆
和毛婶那一夜美好时光,然后又回复到了手淫。我想,等回去的时候,一定再和毛婶叙叙旧情。

现在不是学生回家的高峰,所以火车上的人很少,我和毛婶都坐在靠窗户,旁边的座位是空着的,这样两个人
说话很方便。我看着毛婶俊秀的面容,不忍把目光移开。「你今天真漂亮。」我夸赞着说。

「小涛,我们应该结束了,毕竟我是毛毛的妈妈,也是你的长辈。」毛婶看着我,很正经的说:「以后我还是
欢迎你到我家来,但是要恢复往常一样,我还是你的毛婶,你还是我儿子的同学。怎么样?」毛婶美丽的大眼睛看
着我:「我们不应该这样,这是乱伦。如果这件事被人知道了,我的脸丢不起,也会影响到你的前程的。我不想因
为我,把你耽误了。」见我不说话,毛婶接着说:「这件事,我们都放在心中烂掉,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毛婶
说的很认真。

「毛婶,能不能最后一回。」我还是心有余悸。

「不行,绝对不行。你知道吗?虽然我们俩没有血缘关系,但这也叫乱伦。」毛婶断然拒绝了我。

到了省城下车,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因为还有最后一趟到我们小县城的大客,直接到了客运站。还有一个小时
才有大客,我们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快餐店,想吃点饭。可就在这时,门口出现两个人,是毛叔,身边还有一个妙龄
女郎。他们没有看到我们,找了一个座位坐好,要了两份饭吃起来。两个人十分亲密,毛叔搂着女的,女的时不时
的把肥肉塞到毛叔的嘴里。

毛婶看了眼冒怒火,几次想站起来,但都稳住情绪,只是愤怒的看着毛叔,连饭都没吃一口。

「小涛,今天不回去了,还住那个旅店。」毛婶说的很坚决对我说,眼睛却始终没有看我,一直狠狠的瞪着毛
叔的背影,搂着妙龄女郎离去。

「嗯。」我虽然轻声答应着,但心里早高兴的要跳出来了。

出了快餐店的门,毛婶直接走进一个超市里,我不知道她要买什么,只能在后面跟着。结果,毛婶买了一卷卫
生纸。出来我问:「买这个干什么?」毛婶看了我一眼说:「真是小孩子,买这个干什么都不知道。」而我真的不
知道,又追问几次,毛婶才说:「我包里的卫生纸没有了。」我还是不明白。毛婶有些生气了说:「你做完好事不
得擦啊?!」说完,脸红的如桃花一般。

还是那家旅店,还是那套房间,我们住了下来。把门关好后,我一下把毛婶搂在怀里,亲着那香喷喷的小嘴,
揉搓着那肥美的大屁股。毛婶也紧紧的搂着我的腰,舌头和我缠绕着。我们就这样紧紧的拥抱了好长一段时间,最
后气都喘不过来,感到窒息,才把嘴放开,但还是紧紧的拥抱着。

「小涛,你不嫌我老吗?」

「不。」我坚决的回答。

「不要说谎话。」毛婶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真的,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神。」我知道凡是女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话。

「我不能和你结婚,这一点你知道吗?」毛婶叹口气说。

「我知道,但我很喜欢你。」我的手开始捏着屁股。

「你能答应我吗?」

「能!」此时的我早就心旷神怡,想把毛婶按倒做爱,所以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也都必须答应。

「我们的事,谁也不能告诉。」

「我能。」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就这本应该瞒住大家的事,我当然能做到了。

「你发誓。」毛婶还是很认真。

「我如果把这件事说给别人听,我就从二十楼摔下来,掉在高压线上触电,然后掉在马路上弹起,被汽车撞飞,
再掉进工地的搅拌机里搅个细碎,然后让我妈妈我爸爸用勺子我的尸体,然后……」

「别说了,太吓人。上床吧。」毛婶说完,闭上了美丽的大眼睛,等着我把她拥上床。

这里,我先评论一下。在这里看到许多小说,完全都是虚构的,甚至说是意淫。有的人说这一宿能做七八次爱,
还能把女人弄出十多次高潮。对这样的描述,我只能说是扯淡,根本就不可能的。或许,是我的性欲不行吧,才没
有这样的激情。而我要说的是这一夜的真实,我只做了三次,虽然都射精了,但最后一次是强射出来的。而我更知
道,毛婶的高潮也不多,只有四次,而最后一次做爱根本就没有高潮,而是迎合我的。真心希望,一些小说要写的
真实点。

我们第一次做爱,毛婶没让我马上进入,而是教我如何调情。「多摸一会,别像急屁猴似的。」这是毛婶临做
爱前的话。然后手把手的教我如何抚摸阴蒂,又告诉我一边摸,一边要吃奶子。但是这也不是一层不变的,也可以
用中指插进阴道里,也可以亲嘴。然后毛婶说:「真是个小孩子,什么都要教。」而在我抚摸的时候,毛婶也把那
小手伸过来,握紧了我的鸡巴,给我套弄。一直等阴道里水如喷泉,毛婶才搬着我的身子让我进入。这次,毛婶有
两次高潮。

擦拭的时候,毛婶蹲在床边,说:「这回你明白为什么买卫生纸了吧?」然后才上床和我拥抱在一起,手又握
住我的鸡巴。而我,又开始抚摸起来。根本不像有的小说那样,马上又做爱。这期间,我们都在说话。说话的内容,
大多都是毛婶骂我坏,连好朋友的妈妈都不放过。而我则倾述心里话,说我是多么多么喜欢毛婶,甚至把看到大屁
股就受不了的事都说了出来。

一说到喜欢大屁股,我要求毛婶趴着,毛婶真的就趴下了。这令我激动不已,做起来用双手按、摸、揉,甚至
用胸蹭,用嘴亲。当我掰开雪白的屁股,在屁眼舔了一下的时候,毛婶吃一惊,说:「那里肮脏。」我说:「不管,
反正我喜欢。」毛婶才不做声,任我舔着。没想到,这一舔竟然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毛婶这里才是兴奋点,而这
一切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随后,毛婶的屁股高高翘起,说:「你看从后面能插进去不?」而这时,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在摸屁股的时候,
我的鸡巴早就硬了。听到这样的要求,我是不能放过的,立刻拿着鸡巴插了进去。这时的感受是相当好的,我的肚
子正好趴在肥大的屁股上,真的很舒服。双手一会搂住毛婶的双跨,一会搂前胸,握住两个巨大的奶子。毛婶则把
两只手背过来,反搂着我的腰,脑袋使劲的向后转,和我亲嘴。但等到高潮的时候,还是翻转身子,才来的高潮。
我们第二次做爱,毛婶也是两次高潮。

第三次做爱,是在早晨。我一觉醒来,看着身边还在熟睡的毛婶,那丰满而雪白的躯体,那圆球一样的乳房,
那肥嘟嘟的屁股,联想到昨晚的乐趣,真的怀疑是在做梦。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摸着,轻轻的亲着那红红的嘴唇。毛
婶醒来,问:「你还要弄啊?」话里带着拒绝。见我很固执,又说:「别弄太多次了,对身体不好。」可我还是趴
上去,用我的双腿分开了毛婶的双腿。毛婶摇摇头说:「拿你真没有办法。」就紧闭双眼,随我插入。

毕竟我射过两回,再加上一宿没怎么睡好觉,脑袋有点昏沉沉的,所以弄了好一会也没有射精。毛婶告诉我,
不行就歇一歇。可我看着肥美的她,怎么也不肯下去,毛婶再次摇摇头,随我弄。可弄了一会,鸡巴虽然坚硬,但
就是没有射精的欲望。毛婶笑笑,告诉我别着急,慢慢来,然后开始和我聊起来。

毛婶问我亏不?因为我是孩子,而她是半老的老太太了。我就把小时候怎么偷看她,怎么喜欢大屁股,还有晚
上手淫都幻想着她,都给说了出来,说到高兴的时候,就狠插几下。毛婶听了嗤嗤的笑着,说我是个好色的小子。
然后毛婶提起在毛毛的病房里,我说她是我女朋友的事,嗔怪我嫌她胖,一口否决不是我女朋友。我就硬逼着她说
是我的女朋友,毛婶说什么也不承认。

我们就这样聊着,在是不是我女朋友的问题上争论了很久。最后我说:「你要是不承认你是我女朋友,我一天
都不射。」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也许是让我快点射,毛婶才说:「我承认了,你不可以羞我。」然后撒着娇,
轻声说:「我承认是你女朋友。」看着毛婶娇羞的样子,我才有了射精欲望,狠狠的插了几下,才把精子射了出去,
但射的很少。

在我射精的时候,毛婶一点表情都没有,感受着我的射精一下一下的射入,然后说:「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啊。
好了,快起来吧,太晚了让人家怀疑。」我把鸡巴拿出来,跪在那里呼呼的喘着粗气。毛婶拿出卫生纸撕下一块递
给我,她蹲在床边擦拭着,一边拿出来看,说:「你看,这都是你干的好事。」我能感受到,毛婶今天对我很满意。

吃完早饭,毛婶催我买车票,要上午就回家。我提议下午回去,我要领着毛婶在省城里观赏旅游景点。毛婶一
来没来过省城,二来看我说的诚恳,这才答应了我。于是,我们就像情人一样,去了几个景点观看,毛婶很高兴,
这当然都是毛婶拿的钱。

转眼到了下午四点,毛婶又催我去买汽车票。我笑笑,神秘的说:「毛婶,今晚就别回去了,再住一宿吧?」
毛婶起先不同意,推脱说我弄了三次,把她那里弄疼了,要休息几天。后来又劝我做爱不要太勤,对身体不好。见
我还在坚持,又推脱回去晚了,怕被毛叔看出破绽来。后来,在我哀求住最后一宿,毛婶才勉强答应了,说:「不
许弄那么多次了。」

这一宿仍然在那家旅店,还是那个房间住下的。但我已经没有昨晚的激情,上床只做了一次,就昏昏的睡着了。
昨晚毛婶也没睡好觉,又溜达这一天,也很累了,倒在我身边也睡了。第二天早上,我好像回复了体力,又上了一
回。毛婶叹了一口气说:「年轻人就是有精力啊。」然后催我去买车票,不能再耽误了。于是,我们穿好衣服,出
去吃了早餐,买了汽车票。

在车上,毛婶给毛叔打了电话,让毛叔来车站接。等下了车,就看到毛叔热情的上来,帮着我们拿东西,还对
感谢我这一路上照顾毛婶。我毕竟心中有鬼,看着毛叔很不自然。再一看毛婶却很自然,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
样,也没有提及毛叔在省城带女人的事,倒是说了我很多的好处,只是没有提怎么做爱的事,我的心才渐渐的平静
下来,也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以后,我去毛婶家更加频繁了,反正毛叔白天都不在家。每次去,我都要抱住毛婶,亲嘴摸屁股,只要时间允
许,我们都要做爱。而毛婶也有了变化,每天都要打扮一下,她说这是给我打扮的。毛婶很知趣,知道我最喜欢她
的大屁股,每次都穿着短身衣服,更加展现那肥美的屁股。毛婶说:「他能在外面找岁数小的女人,我也能找岁数
小的男人。」我这才明白,原来毛婶和我的一切都是在报复毛叔。

在这一年里,白天我几乎天天和毛婶做爱,已经习以为常了,然后就成了习惯。我发现,毛婶在外人看来,绝
对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好女人,可在我面前则变了一个人,是极其淫荡的,做爱的时候,大多都是她主动,并且还教
会了我许多姿势。当然,我很乐意接受。但是,毛婶毕竟是家庭妇女,不会上网,也没有看过黄色影碟,这一点不
如我。而我们见面后,除了做爱,还有很多时间,我就可以教导她了。

首先是上网看成人网站。毛婶家有现成的电脑,这是毛毛在家时候用的,现在是我们用。记得第一次看到图片
的时候,毛婶的眼睛瞪的那么大,脸色绯红起来,捶打着我,不好意思看。可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还要求我按
着图片里面的姿势做爱,她感到很新鲜。当看到电影的时候,毛婶再次眼睛瞪的老大,被里面的场景惊呆,然后说
我不教她好,但她还是很喜欢看。于是我们试着,把看到的内容和情节在现实中演了一遍,我和毛婶都乐此不疲,
都感到很快乐。

转眼,十年过去了。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妻子,并且还有了一个儿子。妻子姓毛,叫毛爱玲,是毛叔的侄女,这
是毛婶当红娘牵的线。我也有了一份可心的工作,给一个老板开车,这个老板就是毛毛的爸爸,我的毛叔。毛毛也
大学毕业多年,和小花结婚,两个人都在毛叔的公司里,毛毛当上了经理,他也是我叔伯大舅子,正经八百的亲戚,
关系更加好了。

毛婶现在已经五十多了,性欲大不如前了。但我和毛婶……不,应该叫叔岳母,我们仍然没有断,有机会时候
还是要做爱的。但已经没有小时候次数多了,往往一个星期才能做一回。

很多次,毛婶要和我断绝这种关系。可都是我割舍不下,每次都缠着她。毛婶说:「你都有妻子了,并且那么
漂亮。我是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太太了,就不要纠缠我了吧。」每当听她这么说,我都要紧紧的搂着那仍然肥美的大
屁股,说:「爱玲的屁股没有你大,我就喜欢你的大屁股。」毛婶听了我的话,就会捂着嘴嗤嗤的笑,笑的还是那
么美,然后无可奈何的说:「拿你真没有办法。」然后脱衣服,说:「你快点,别让人看到。」

我知道,我和毛婶这段爱是不论的爱,尽管我有了家,但我还是不能割舍这段爱。在我的印象中,我和毛婶的
爱才是最真挚的,最纯洁的。这是我的初恋,真诚的初恋。我会永远的爱着毛婶,海枯石烂,也不会变心的。毛婶
听到我的海誓山盟,非常感激,说:「只要不被人发现,我随时都是你的人。」我抱紧毛婶,仍然是那么激情。

就让这激情持续下去吧!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