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妻子的客人
妻子的客人
艾达本来已经安排好让克丽和詹姆斯在小房子里做爱,她还为他们准备了冰镇的香槟酒和肉酱饼,因为她知道
一旦两个人开始做爱,那一定是场旷日持久的马拉松,所以一定要为他们准备些吃喝以增强体力。艾达甚至在心里
有点嫉妒她这个新的心灵相通的朋友了,但是,今晚她还可以找到新的男人跟她寻欢作乐,所以就不再计较了。

但是,现在她必须先解决掉她丈夫给她找的麻烦,他对罗贝塔的性骚扰让那女人很不高兴。

「你真是个活宝啊,克拉伦斯,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你得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艾达气哼哼地说道。

「但是,艾达,我……」「别狡辩了,克拉伦斯,你已经大大地伤害了我的客人罗贝塔,你就老老实实接受我
的惩罚吧。」「对不起,我的行为真是太愚蠢了,我向你道歉。我是个毫无廉耻的臭王八男人,艾达,实在对不起
啊!」「是的,亲爱的,你的确是个混蛋王八蛋,但现在还不是你道歉的时候。现在你去地下室,等着接受我对你
的惩罚。」克拉伦斯点点头,慢慢地、不情愿地走过长长的走廊,转过楼梯下的拐角,朝地下室走去。在地下室的
一角,克拉伦斯脱下裤子站在那里,等待着妻子来打自己的屁股。唉,怎么会如此愚蠢至极地去评论罗贝塔的头发
呢?其实他没想着去骚扰她,那女人长那么美实在是她的错。

现在,他只希望惩罚早点到来,他实在很痛恨这样在恐惧中的等待。好了,他已经听到艾达的脚步声了,事情
很快就会结束的。

「嗯,我的小男人,看来你已经准备好接受你应该得到的东西了。」艾达说道。

他没有吭声,没什么好说的了,而且他也不想因为再说错了话而受到更严重的惩罚。

「过来。」艾达命令道,手里拿着手铐和脚镣,这些刑具还连着一个用于固定手脚位置的腰匝。

哦,我肏!克拉伦斯在心里骂道。不管怎么说,现在都要接受这样的惩罚。

平时,只要他表示屈服,一般她就会放过他,但今天看来不行了。我肏!今天怎么会去骚扰这个表面风骚、但
却不解风情的女人?可是他只是开了一个愚蠢的玩笑,只是想博得她一点注意而已,现在他要为此付出的代价实在
太大了。

克拉伦斯乖乖地站在妻子面前,让她先把腰匝固定在他的腰上,然后拷住他的双手,并用铁链固定在腰匝上。
接着,他的脚踝也被脚镣紧紧拷住,并被从腰匝上垂下来的铁链固定住。艾达调整了一下铁链的长度,使他无法跨
出大步。

「好了,转过身去,弯腰趴在后面的沙发上,克拉伦斯。」艾达刚说完,又阻止他道,「先等一下,我得先把
你的嘴封上,不然让客人们听到你的尖叫声可不好。」「求求你,艾达,你真的要这么严厉地惩罚我吗?」她扬了
扬眉毛,「当然要严厉地惩罚你,不然你怎么能记住你犯过的错?」艾达说着,示意他闭嘴,然后用胶带封住了他
嘴,让他无法大声哭喊和尖叫。

艾达挥起皮鞭,这刑具抽到他屁股上的时候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而他的嘴巴又被封住了,只能在被鞭打时发
出低沉的哼哼声。艾达使劲地抽打着丈夫光裸的屁股,心中充满了发泄的快感。她每抽打一下,他的身体就抽搐一
下,低沉的呻吟声就和着鞭声传到她的耳朵里。

很快,克拉伦斯就开始痛哭起来,他压抑不住的尖叫声从紧封着他嘴巴的胶带后面传了出来,他的身体随着鞭
打起伏着,心里暗暗祈祷这样的惩罚赶快结束吧。

这样的痛苦似乎永远没有尽头,但是其实鞭打只进行了5 、6 分钟而已,这期间他的屁股已经挨了至少50下狠
狠的鞭打,屁股上火辣辣地疼,有两处已经被打破,渗出血来了。至少在两天之内,他的屁股是没法坐在椅子上了。

看着丈夫趴在沙发上无助地扭动着身体,带动着身上的铁链哗哗地响,艾达不禁大笑起来。看到他的屁股上已
经渗出血丝来,她觉得惩罚已经差不多了,就停住手,从壁橱里拿出一瓶药,对他说道:「好了,等我给你抹点药。
勇敢点,要像个男人!」像每次惩罚他时一样,艾达最后都很温柔地安抚他,为他抹药,让他记住教训,而不许有
任何抱怨。最后,艾达让丈夫站起来,重新回到角落里去,面壁思过,好好考虑自己犯下的罪恶。

封着嘴巴的胶带刚刚被撕下来,克拉伦斯就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嘶嘶的痛苦抽噎声穿过他的嘴唇,似乎像去
安抚火辣辣疼着的屁股。他的手是不允许去抚摩刚刚被鞭打过的身体的,这是一条规矩,如果违反则会受到更加严
厉的惩罚。

「好了,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安抚罗贝塔,然后带她来这里,让你当面向她道歉。等她到来的时候,你要跪
下来恳求她的原谅。不许看她的眼睛,她也不想看到你这张丑陋的臭王八男人的脸,你只能看着她的脚说话。你明
白了吗?」艾达严厉地说道。

克拉伦斯唯唯诺诺地点点头。

「等她说完她想说的话,你就要虔诚地亲吻她的脚,然后重新回到这个角落里,整个晚上都要在这里悔过。」
「是,太太。」艾达心里有些同情这个绝望的绿帽丈夫了,但她的同情还不足以给他任何的怜悯,他必须为他所犯
的错误付出代价。想到这里,艾达转身出去找她那位被丈夫得罪的朋友了。

亨利在栅栏旁边不停地回来踱着步,眼睛盯着从客房窗户里透出来的微弱光亮,他隐约看见了妻子和那个男人
相拥移动的身影。在他以往的生活里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他也从来没有感觉过如此嫉妒、如此激动。他很
想找个女人释放自己压抑的性欲,但他不敢。上次和杰西卡的一夜情已经成了遥远的记忆,虽然他知道这样的回忆
会时时出现在他的脑海。

他已经开始奸污她了吗?她是在像以前玩弄自己阴茎那样玩弄那个男人的阴茎吗?他在亲吻她吗?克丽的亲吻
曾经让亨利陶醉,甚至比性交更令人迷恋。亨利想着,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他打算去找克拉伦斯去。

「嗨,艾达,克拉伦斯呢?怎么好长时间都找不到他了?」亨利找到艾达,问道。

「他现在不在,亨利。他因为粗鲁地对待一位女士而正在接受惩罚。这件事我只告诉你,让你也从中吸取一些
教训。」「惩罚?」「是的。我把他带到地下室去打屁股,打得非常狠。这是他应得的。亨利,现在你陪陪我好吗?」
在艾达家的院子里和房子里,所有来宾都在兴高采烈地跳舞、谈笑、喝酒、品尝美食,只有这两个绿帽男人,虽然
经历着不同的遭遇,但同样非常痛苦。

在离开了亨利以后,克丽和詹姆斯在整洁的草坪上悠闲地散着步。整个草坪有1.5 英亩大,修剪得非常整齐,
养护得也很好,充分表明马斯顿夫妇的殷实和富有。现在,大多数客人都在天井附近活动,还有一两对男女躲在灌
木丛里偷情,在客房附近的地方就只有克丽和詹姆斯两个人。詹姆斯是个聪明的男人,他并没有急着将克丽带进房
子,而是慢慢地陪着她在草地上漫步,酝酿着情绪。

亨利站在100 英尺开外的地方看着他妻子和那个男人,他看到詹姆斯的手已经搂住了妻子的肩膀,又慢慢地滑
到她的臀部,在那里慢慢地搓揉着。终于,詹姆斯推开了客房的门,等着克丽往里走。在门即将关上的时候,亨利
看到詹姆斯将他妻子搂在怀里,温柔地亲吻着她的嘴唇。很显然,她也回吻着他。

此时,亨利禁不住在心里深刻地反省着自己,难道他坚持要做克丽的绿帽老公是个严重的错误吗?他之所以这
样做,只是想给克丽更多的幸福和快乐而已。

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已经不可能再回头了。现在,他妻子克丽已经和一个男人走进了只有他们俩人的房间
里,他们就要做只有夫妻才能做的事情了。

在房间里,克丽和詹姆斯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强壮男人有力的臂膀和温柔的亲吻让克丽感觉到安全,感觉到温
暖。

这样安全和温暖的感觉让克丽感觉害怕,因为她甚至开始考虑用詹姆斯来取代了亨利的位置,可是她并不想和
亨利离婚。同时,她又根本无法舍弃这种安全感和温暖感,她感觉自己在心里走着一条细细的钢丝,那种兴奋的快
感,那种背叛的责难,还有那种贪婪的欲望,让她既无法舍弃,又行走艰难。

对詹姆斯来说,这个搂在怀里、仍然衣着整齐的美丽女人比一个裸体女人有更大的诱惑力。赤裸裸的肉体已经
没有神秘的感觉,而包裹在华丽性感衣服里的肉体才是他急切地想去探询的神秘所在。

他轻轻地解开她衣服的纽扣,却不马上把它脱下来,他的手从敞开的领口伸进去,抚摩着她被乳罩包裹着的丰
满乳房。在他温柔的抚摩下,克丽的身体开始颤抖,她兴奋地低声呻吟着,乳头也挺了起来。

两个人亲热地亲吻着,抚摩着,亨利痛苦地在天井附近徘徊的样子很清晰地出现在克丽的脑海中,虽然并没有
看见,但克丽此时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但是,克丽已经顾不得想许多,现在整个世界上似乎只剩下她和那个正在拉
开她裙子的男人,随着裙子滑落到她的脚上,她心里急切地盼望着更加幸福的时刻的到来。

詹姆斯拥着她走到床边,轻轻地把她放倒在床上,然后凝视着她堆满幸福微笑的美丽面庞和性感丰满的身体,
她小内裤的裆部有一条明显的凹线,已经被淫水打湿,似乎在向他发出邀请,让他巨大的阴茎赶快来占领这个可以
让他欲仙欲死的洞穴。

「喜欢吗?詹姆斯。」看到他一言不发地凝视着她的身体,克丽问道,沙哑的声音中充满了欲望。

「太喜欢了!简直无法描述我现在的感觉。」詹姆斯说道,声音柔软又充满诱惑,「你不仅仅是漂亮,克丽,
简直就是惊艳。你丈夫亨利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家伙,竟然娶到你这样的女人做老婆。」克丽对他的话有些
不以为然,因为她现在不想听到亨利的名字。

詹姆斯没有领会克丽的表情,继续说道:「是啊,现在是我即将和你做爱,可以过一会儿亨利却要把你带回家
去享受,就像他每天晚上一样。这是我感觉最难以忍受的事情!」克丽微笑着享受着詹姆斯的甜言蜜语,她又一次
想到了可怜的亨利。是啊,他是很幸运,幸运做了自己漂亮老婆的绿帽丈夫。想到这里,她看到站在床边的强壮男
人慢慢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裤子,巨大的阴茎虎视耽耽地对着她。克丽伸出手握住那根大肉棒,轻轻地套动着。

詹姆斯爬上了床,将自己的身体放在克丽的两腿之间,坚硬的阴茎顶在女人的阴户上。克丽再次伸出手握住它,
并不急着让他进入自己的身体,而是用手指在龟头上滑动着。

「我的龟头非常敏感,很喜欢被你这样抚摩。」詹姆斯说道。

男人侧身在克丽身边躺下,抚摩着她的乳房,亲吻着她的乳头,并用手指玩弄着她的阴户。过了一会儿,他缩
下身去,脸贴在她迷人的肉缝上,仔细端详了几分钟,然后就伸出舌头舔吻着肉缝中的褶皱和充血的阴唇。他舔着
她,他的舌头探进了她最隐秘的地方,接着就舔到了她的阴蒂——女人性欲高潮的发动机,克丽禁不住兴奋地轻声
呼号起来。

「我的上帝啊,请快点插进来吧!」她叫着,「我想要你肏我,我非常需要你,我现在就想要你!来吧,亲爱
的,看在上帝的份上,使劲肏我吧!」詹姆斯爬起身,分开她的腿趴在她身体上。克丽尽量敞开自己的身体,等待
着他的野蛮入侵。突然,她感觉到那根巨大的阴茎滑过她的阴蒂顶在了她的肉洞口,接着感觉他再一使劲,粗大的
肉棒便尽根插了进来。他退出一些,再次凶狠地插入,再退出,再插入,一次比一次凶狠,一次比一次深入,就这
样,克丽又一次被婚姻之外的男人占有了。

「哦,上帝啊!我被肏了!」克丽大声呻吟着。

詹姆斯有力而坚定地抽插着,充分享受着身下这个美丽女人的肉体。在他的奸淫中,女人不由自主地将两条腿
缠绕在他的大腿上,鼓励着他继续猛烈地向她进攻,詹姆斯在女人的鼓励下更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强壮的身体像一
台不知疲倦的打夯机一样砰砰地砸着女人的身体,巨大的阴茎插得女人淫水四溅。

克丽尖叫着,舌头被男人咬着,她的口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和下身的淫液一起弄湿了床单。她已经达到几
次高潮了,浑身颤抖着,无助地承受着男人的强力冲击。突然,她感到男人把大量的精液射进了她颤抖着的阴道和
子宫里,接着,男人沉重的身体就像垮塌的大山一样压在她身上一动不动了。

过了两分钟,詹姆斯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一翻身躺在她的身边,闭着眼睛沉重地喘息着。他真想把这个女人
永远占为己有,她实在太好了,都不能用好来形容她,她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休息了几分钟,詹姆斯翻身下了床,「我得去尿一泡。」他嘟囔着,「我马上回来。」说着,便钻进了卧室旁
边的卫生间里。

在卧室里,克丽静静地躺在床上,蜷缩着身体等待着那个刚刚占有了她的男人,她感觉到男人的精液正缓缓从
身体里流出来,真是非常美妙的感觉。

詹姆斯回来了,轻轻亲吻了一下她的嘴唇,说道:「来,翻过来,屁股撅起来。」克丽乖乖地翻了个身,双膝
跪好,丰满白皙的屁股向上翘着,她知道他会再次狠狠地奸淫她。

「分开你的腿,我要从后面再好好干你一次!」按照情人的指示,克丽两腿大大地分开,高高地撅起屁股,整
个阴户完全向上暴露出来。詹姆斯跪在她的身后,看着女人毫不设防的姿势,心里充满了自豪感,他再次狠狠地将
阴茎插进了女人的身体里。他的阴茎在女人泛着白色泡沫的湿润阴道里来回抽动着,这回他要长时间地享用她。

克丽小声地哼哼着,呻吟声中带着原始的欲望和欣喜的满足,她已经接近另一个高潮了,浑身颤抖着,快感在
身体里穿行。虽然她这样的姿势让詹姆斯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从她身体的颤抖着快乐的呻吟中,他还是感觉到了她
的满足。詹姆斯快速而快乐地抽插着,他最后一击让自己和女人一起达到了性欲的高潮,两个人同时喷出了精液和
淫液,野兽般的嚎叫声震荡着小小的客房。

完事后,两个人疲惫地并排躺在床上,慢慢平复着各自的呼吸和心跳。对两个人来说,这都是一次特殊而难忘
的经历。

「太舒服了!」她说道,「非常非常舒服!」「我也是。」詹姆斯回答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