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上了伴娘
上了伴娘
去年國慶節,我和相戀6 年的女友結婚了。親朋好友來了很多,很是熱鬧. 待到宴席散去,只剩下少許幾個路
遠的留了下來我一一幫祂們安排到酒店住下。
其中,只有一個女孩,也就是伴娘住在我家(她是我老婆兒時的好友,關係一直很好)。
我的家很大,接近200 個平方,就我和老婆兩人住。
當時,我老婆提議晚上讓伴娘和她睡,可以好好聊聊。
我無所謂了,因為我已和我老婆同居了5 年已沒有了往日的那種激情,所以就不存在什麼洞房了。
可是伴娘堅持不肯,她說,結婚是大事,無論如何你倆也要同睡的。
這樣我老婆也就不在堅持。就讓她睡在隔壁的客房。
忙於婚事,雖然累了一天,但我看看此時的老婆可嬌人的可愛的臉龐於是性趣大增,完成了人生旅途中最重要
的一次性愛。
而我的老婆已被我調教了5 年,自然是也很瘋狂地迎合我嬌喘聲和我抽動時發出的浪聲混合成一片。
待倆人累的實在不行了,休息下來才想起隔壁還住著一個人。
倆人都傻了,因為習慣了平時的二人世界,忘記了當時的情況但是,新婚的甜蜜掩蓋了我倆的不安,一會兒我
們就進入了夢鄉. 迷迷糊糊中我也不知道是晚上幾點了。因為晚上酒喝多了嘴吧特乾想去廚房找點水喝。經過客廳
到了廚房喝完水去睡前想去上廁所。可是門卻推不開,暈……門壞了???
還是自己酒喝多了???正在我一籌莫展之際裡面傳出一個聲音:「小美(我老婆的小名)嗎?」
我說;「不,不,是我啊。」
她說:「哦我在用廁所,你先回房去,一會兒等我好了,你再來,很快就好。」
我也沒多想啊,就說:「哦沒事,」
就回了房間. 回到房間我覺得有點奇怪啊,為什麼她要我先回房間?
於是我就站在自己臥室的門口,門半掩著等她出來。
一會兒,她出來了,我也沒多想,就順便說了一句:「好了?」
就朝?所走去。突然,她啊了一聲又跑回衛生間了。
疑惑和好奇也驅使我加快了步子走去,沒等她關上門就把門推開了。
開了燈,我的嘴巴張大了半天沒合攏,原來她一絲不掛………她的皮膚很白,但很瘦(不過,有一種骨感美)
不過我最喜歡的是她的雙乳很飽滿,乳頭是淡粉紅色我的大腦頓時一陣旋暈………她驚慌地看著我。這時我故作強
壓心頭(其實心中那叫一個樂啊)
怨氣問:「你怎會這樣?沒穿衣服就出來了?」
她沉默不語. 看她那樣,我也受不了了。
只好故作關心狀說:「你回房去吧,現在有點涼,當心感冒。」
這時她還是一言以不語,慢慢地走出衛生間回臥室了。
接下來,我掏出硬漢就小便。
沖完水看見在馬桶的蓋上有些半透明的液體. 憑著感覺,我試著用手去摸,再聞了聞,暈啊有股淡淡的鹹味。
這時,我在也按耐不住輕輕地走到自己房門口確定老婆睡著了,關上房門. 走到廚房熱了一杯牛奶,再走到她的房
間,試著推了一下門沒鎖上。我慢慢地走了進去,說:「我熱了杯牛奶給你,喝了趕緊睡吧。」
她沒出聲。
這時我也壯著膽裝做很無邪念的樣子走近床前,用手摸了摸她的臉。
她的臉上有點濕,好像是眼淚. 我再靠近些,問:「怎麼了?」
窗外的月光我能看到她搖搖頭. 這時候我滿腦子的就是剛才她一絲不掛的樣子,現在是否還這樣?
我就說:「喝了吧。」
準備離開(儘管想,可我哪有那膽啊)。這時她用她的小指頭有意無意地勾住了我的手(暈那是勾魂的一勾啊)
還是一聲不語. 我裝做很清純的樣子問:「你到底怎麼啦?」
她只是看著我,還是不語. 這時候,我的膽子少許大了些,把我的臉慢慢地靠近她問:「發生什麼事啦?」
(其實我已猜中了一大半)她還是不語,我想,莫非她想和我………我的DD開始又有點不安分了。
這時候,我想既然我來到她房間至少坐在她床前聯繫到剛才的一幕,她沒反對啊。
我的膽子大了,用手幫她擦眼淚邊擦邊說:「你看你,眼淚都流到勃子上了,枕頭也濕了。」
說著話的同時我把我的嘴唇靠了上去,把舌頭直接伸進她的嘴中。
她用舌頭回應了一下(我好激動),又把頭扭過去了。
這時候,我在也按耐不住,雙手抱緊她的臉,狂吻了起來…。
她在一邊反抗中一邊也不斷地在回應我的舌頭這時候也能感覺到她在享受。當我正準備下一步時她語無倫次地
問……「你喜歡我嗎?我是不是很壞?」
我說:「是美女我當然喜歡了,壞?談不上,那我不也很壞嗎?呵呵,」
倆人相視一笑,雙方再也按耐不住瘋狂地做了起來。
儘管我的體力已透支,但為了在MM面前表現出男子漢的威風也為了不辜負MM對我的一片真情(哪怕是一夜情),
我從她的嘴,耳垂慢慢地開始舔,因為可能雙方都有顧及隔壁還有我老婆所以就沒感放肆地做。
可是,就是她沒感放肆地叫床,那種發自嗓子的,低沉的呻吟跟是好聽更是激發我的斗志。為了能製服她我的
舌頭在她的乳頭上足足舔了有10分鐘這時候摸了摸她的下面,唉,濕透了。
接著我又用舌尖在她的小穴給她來個翻江倒海說實在的平時我不太喜歡那味。
但看著她那興奮的樣子和那迷人的呻吟我感覺她的味道也沒那麼討厭了。這時候她說……「我快沒力了。」
嘿嘿,我知道,是時候了。
這時候,我把我的DD放在她的兩腿中間,還沒用力,就滑進去了。
一開始我怕自己不行(因為剛做過)。
誰知,藉著酒力,我越干越來勁,越干越爽。
終於我明白了,要不是剛才和老婆做過,憑以往找小姐的經驗也許我早就瀉了。
謝天謝地,伴著她的叫床聲,就一種姿勢我幹了她足足有50分鐘,她到了3 次高潮。
最後,我還是沒射。等她渾身癱軟在床上時她很輕地問(其實她已沒有說話的力氣),你怎麼這麼瘋狂?
我故意說……「你沒見我身體這麼棒?我一直是這樣的啊?」
她又說……「你的好像沒出來?呵呵」
我說……「要不是看你吃不消了,我還想繼續的。」
這時候,她又流淚了說……「也許今天我就根本不應該住你家。」
我說……「你怎能這樣說呢?」
她說……「你們剛才的聲音太響了,弄的我心裡有點難受就自己脫了衣服在這兒手淫,沒想到水太多怕弄髒了
床趕緊去衛生間找紙,應該很快的,誰想到給你碰上了。」
我說……「呵呵,那不是我們有緣嗎?那你現在告訴我,是好還是不好。」
她咬了我一口嘴唇,說……「你壞!(哈,好迷人的一句你壞)……」
我說……「我還想要」
她說……「天快亮了,你也得趕緊回去,免的到時和你老婆連朋友都沒得做再說我也確實沒力氣了」…。
她看我拉著頭,靠近我,將我的DD含進了她的嘴裡,舔了起來。
說實在的,技術一般,可我感動啊…。
等我再次射出來的時候,天已快亮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