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战国列传之成为国王之路
第01章处男的怒吼

我叫风彻,是一名平凡21岁处男(作者:啊?跟本人一样。风:不爽啊?

作者:没……在学中,我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个女朋友牵牵她的小手、亲亲她的小嘴……(作者:真没志气。
风:起码在未来我比你强……作者:……干。

我的长相其实很普通,依九品官人法来说我算是中品中的中品,也就是不难看也不是很好看的那种,这么普通
的长相,再加上我家也不是什么豪门大户,现在的女孩又都是眼高于顶的那种,而且我也挺内向的,难听点就是懦
弱啦!没胆子去交游,没勇气去开口,当然也就没有女朋友啦!

总之我没有女友是自找的,怪不得谁。

对了!我读的是夜校,是什么学校不重要,反正只是混文凭,那一间都没有关系,反正就算说了以后也没出场
的份,而现在我正走在回家的路上,路上连一只小猫都没有,更别说是人影了。

「可恶啊!我操你妈的老天爷,我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吗?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女朋友?」

我在夜晚无人的街道上大叫着,我本来想等那些被我吵到的住户们扔来的鸡蛋和蕃茄以及疯子的的脏话,反正
我也只是想发泄一下没有女朋友的郁闷,只是没有想到第一个给我回应的竟是我开头第一个骂的老天爷。

轰!

一道雷光直直向我打来,当然,我连闪都没得闪,在那一瞬间我就失去了意识。

(风:啊!才出场没几秒就被秒杀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作者:当然是要把你带到有美女的世界啊!风:不
会是被闪电击中后到异世界猎艳的老套吧?作者:……你说对了。风:你躲到墙角那干嘛?作者:……老套了……
异世界冒险是老套了……风:可是我喜欢啊!作者:……老套了……异世界冒险是老套了……风:……算了,你继
续窝在那吧。作者:……老套了……风:干!

而这道雷光过那所剩下来的就是一堆黑灰,和无聊的没事干的人。

「你刚刚看到没有,刚刚那个男的被闪电打中了耶!」

「看到了、看到了,早知道他会被雷打中,我就去问他这期乐透会开那几号了。」

「这两件事有关系吗?」

「笨!你没听新闻说乐透头彩的中奖律比被雷打中的机会还要低吗?我想这人被雷打中了,他所选的号码一定
会中头彩的。」

「有道理、有道理。」

然后一群人开始研究这摊灰和头彩奖金号码的关连性,就连有人在眼前活生生的消失了也不在意,有的只有乐
透彩金的幻想和有如那摊灰一般颜色的良心。

「哈啾!怎么这么冷?」

我摇了摇头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所见都是一丛丛的树木,而我的身上当然是光溜溜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难怪这么冷。」

我喃喃自语着。

没穿衣服睡在山郊野外当然冷,被冷醒也是理所当然。等等,冷醒?没穿衣服?山郊野外?

我从这三点中很快的了解到一个事实,那就是我来到异世界了!

「真他妈的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该感到恐惧。」

是的,真他妈的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该感到恐惧是我现在的心情写照,高兴的是我可以为所欲为,反正回得去
的机率比中乐透头彩的机率还低。(作者:那怎么还是有那么多人中?风:那一定是作弊……一定……恐惧的是在
我为所欲为之前是不是会被打挂在这个世界的土地上,成为食物链之一。

「不管了!先找件衣服来穿吧。」

一阵凉风吹来,我不禁搓了搓身体。

我在林中开始寻找人家,我的运气还不错,刚好找一间看起来像是山间避难用的小屋,我想应该没什么人,就
堂堂正正的晾着鸟走了进去,而我进入屋中看到里头的情景不禁吓了一跳,里头满满的一群人,人群中有男有女,
看服装倒很像古中国的模式,可又不是很像,因为还有人穿着西方魔法师的服装,这更证明我来到异界了。

「你是谁?」

问这句话的是一名居中看起来很像是首领的人问的。

「我叫风彻!」

我报出了我的名字并挺了挺我的小弟。

「你怎么会到这里?从那来的?是谁的手下?」

发问的是一名那很像狐狸的人问的,看起来一脸奸诈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这里的军师。

「走路。说了你们也不知道。我不是任何人的手下。」

我答完了再度挺了挺小弟,我还真敢现啊,哈哈哈!

「你还挺敢现的嘛,你就那么有自信啊?」

那名首领问。

我叹了口气说:「我也不想这样啊,你也被雷劈劈看,如果你身上的衣服还保持完整的话我就跟你姓!」

握这话一说出口立即就引起所有人的兴趣来,那首领又问:「你好端端的又怎么会被雷劈?」

「我怎么知道,你这问题跟问一块石头说你怎么会在这里的问题一样没有意义。」

「很有趣的小子。」

「老大我觉得这小子很有问题,不如把他……」

那名狐狸军师作了个割脖子的手势。

我一见就知道情势不妙,连忙大声说:「别啊,老大!我活了这么大都还没有碰过女孩子,老大你就看在这一
点上收我做小弟吧!」

那首领饶有兴味的看着我说:「哦?想不到你还是个处男?」

「处男好耶!处男最补了!」

一女声说。

「苗笛,我可不许你动小兄弟的歪脑筋。」

我一听老大这么说,高兴的连连叫道:「老大英明!老大英明!」

「哦?怎么英明法?」

「老大英明的地方就是知道我第一次想找良家妇女……」

我说到这里就感觉到一股视线向我飘来,我偏头一看,是一名身材丰满的美貌女子,看不出多少岁(作者:好
巧哦!我也不会看耶!风:少啰嗦!乖乖写你的文。不过我看得出她的眼神似乎射出一道恨不得把我给吃的讯息。

「唉呀!贞洁不保。」

我说的很小声,小声的应该只有我听的见,可是屋中所有的人却通通都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苗笛,这位小兄第也知道你对他的贞操很有兴趣。」

「不来了,老大你坏死了!」

「老大你一定要救救我的贞操啊!」

「放心吧!不过你也要自制啊!万一你把持不住了,我也保不住你。」

听到老大这么说,我连忙道谢不止,可我没想到这举动倒是激起了苗笛她非得到我的处男不可的决心,而我每
天除了要接受山贼的训练外,还要时时提防苗笛的各种色诱手段。

对了!有一点我忘了说,其实这群人是一群山匪,那间小屋是他们开一月一次会议的地方,而我所处的地方叫
二郎寨,因为我们家老大在家排行老二,这样说来好像我家老大没什么文化的样子,不过他可是当过官的哦!听寨
里的兄弟说我们的老大原本是一名军官,有一天他放假省亲,回到家乡所见是一片哀鸿,当地的太守横征暴敛,让
老大家乡到处是民不聊生,回到家中知道自己的父母兄弟早已被太守的苛政给操死后,便带着家中仅活的弟妹落草,
并聚众山林专门和郡守作对,时至今日生意搞的好生火旺,严然便是沧州的土大王,现在二郎寨在沧州可以说是平
民百姓的希望。

再说这里的太守叫李什碗糕的(就叫李太守吧!反正是民间骂的臭头的右奸相李林甫的亲戚,亏他也晓得丢脸,
不敢把贼军作乱的事报告上去,不过也因此让我们二郎寨没有遇到上万官兵的围剿,而后我将在我家老大杨戬的带
领之下迎向我光辉灿烂的土匪生活。

(风:这里的时空好像满乱的,杨戬不是商周封神时代的人吗?作者:可是西游记也有他出场啊!风:算你有
理,那李林甫又是怎么回事?作者:那是为了你的将来铺路啊!不是乱世那来的英雄?就连鬼畜王兰斯刚继承王位
不也是有内乱,没有战乱那能衬托出你的英明神武呢?我让杨氏兄妹出场,就是要让你也尝尝杨贵妃的味道,不错
吧?风:这倒也是,有得爽就没错啦!作者:我说的没错吧?嘿嘿嘿!风:嘻嘻嘻!作者

第02章我当土匪的日子

是谁说当土匪可以美天大碗喝酒?(虽然我只喝过葡萄酒。大口吃肉的?

我一定第一个毙了他!(咦?好像没人说过,那我刚才说的话就当放屁吧。

每天都要练习长跑,这是因为老大说咱们是杂牌军,要比军队素质是赢不了正规军队,所以逃跑就是一件很重
要的保命工具,同时也是很重要的进攻工具,因为每个人的脚程都不一样,当我们逃命时,敌人通常都会罔固队形
追上来,而追来的人当中一定会有跑得比较快的,但这些人都很少,这时我们就回过头去把那一小搓人歼灭后再跑,
接着反复下去,等到敌人发觉自己的人越来越少时也来不及了,只有等着被我们全歼的份,为达到此一战术条件,
充沛体力是必要的。

因此我每天都要接受海军陆战队式的训练,什么早午晚餐两千,就连宵夜和下午茶也各来两千,一天要跑一万!
就算想骂人也没力气骂了,而苗笛还不时的来引诱我,所幸前一个月因为训练太累的关系,让我一见到床就睡得像
死猪一样,叫都叫不醒,也因此保住了我的处男身,要不是老大说她不可以硬来,搞不好我就真的破身了。

接下来还有什么野外求生训练,因为我们老大认为既然我们都当了山贼,当然要多认识山,万一到非得到山中
避难的时候,而自己却没有靠山吃山的本事的话那不就完了,为此,山寨中所有的人都是野外求生专家,而苗笛想
当然耳要争取这教师的工作,当然我也奋力反抗,幸好我反抗成功,要不然被下了春药都不知道。

当然我也练武功,而这些武功当然都是老大从军中ㄠ来的,说我们老大没墨水,可他的记忆力和军事能力却好
到吓人,军中流传的武功不下百种,可我们老大却通通都看过一遍后都记了下来,在落草后就把这些武功编写成册,
并分门别类,当然寨中有不少人都是文盲,所幸跟着老大一起落草的人中有教书的先生,教大家读书识字,要不然
没有武功依恃的二郎寨岂能撑到现在?

而我也捡了一部武功来练,这可是我肖想好久的事,我怎么可能会放弃,依照老一辈人说法「练拳不练功,到
老一场空。」

于是我挑了一部内功心法来练,由于我是童子身,我想练那属于阳刚内功,但是我又没有学过人体穴脉的学问,
所幸这些都可以慢慢来,因为我已经被魔鬼训练课程排的满满的,根本就没有时间练内功,反正内功也不是一蹴可
及的,慢慢来也不打紧,因为练错的后果在武侠小说中多的是,未免此一悲剧发生,我当然要小心谨慎些啊。

而我练功的方式是根据以前看的小说为准,像是每日的子午二时,我一定准时练功,即使中午的饭菜要自己张
罗我也咬紧牙坚持着。而睡觉时,因为这里没有金庸所说的寒玉床,所以我晚上就跑到溪水中睡,看看会不会有寒
玉床的那种效果,结果第一次差点就因失温在睡梦中死去,幸好那时刚好被想要偷袭我的苗笛发现我不在房中便出
来找我,要不然我真的到死都是处男了,而苗笛也不忘挟恩图报,所幸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的辨解下,又保住了我
的处男之身。

之后我又不知死活的再度挑战,终于撑到了早上,而我修练的真气也真的强大了许多,接着我又想说可以利用
河水的寒气来锻炼我的阳刚内力,那反过来说也可以把那寒气吸入体内修练阴柔的内力,我想到就做,于是我那一
天先把一部是练阴柔内力的心法背熟后又泡入水中,而我那一天几乎都待在水中,而阴柔内力也略有小成。

当然我也不会一直拼命的练内功,因为我知道练得太勤快的话,反而会把自己的经脉给磨损掉,因此我就这样
一天练,一天休息,当然每天子午二时练功的方式我是不会放弃的,也因此我的功力也渐渐强大,而我的身体也没
有任何的不适。

于是我就在二郎寨上混了一年,说混可能有点言不犹衷,说操的话可能比较正确,但是出于我男人的自尊心,
(作者:男人不应该被人操对不对?对……,唉!我最讨厌说话没人回应了,连回答都要自己来。所以我坚持混这
个字。

不过老实说这一时间的训练让我的整体外形好看了不少,当当当—当!(升级音效)我升级了!我的外貌终于
由路人甲乙丙升级为普通好看了!(作者:这有什么好得意的。风:要你管,去做你的路人甲乙丙吧!作者:你欺
负我!呜呜呜………)在这一年的时间中,我也约略的了解这个世界,老实说这个世界还真的是一个异界,虽说现
在是唐朝,但是整个国土风貌和现实的世界有很大的不同,这里和我们世界最接近的部份也只有历史的进程,也就
是说这里的历史和我们世界的历史相似度很高,但是这世界的地理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不同,我想这大概是网状时
空(详细理论请去找苏逸平的穿梭时空三千年及龙族密录这里不多赘述)的关系吧!

现在大唐的北方依然是突厥人的天下,可是西方就不一样了,在西方最强大的国家是天竺,而夹在大唐和天竺
之间则是西域七十二盟,在大唐的西南方则有南蛮三十六部联合,东海上还有敖氏一族的海上王国。

而现在的唐主叫李邺(风:真的和历史上不一样耶!作者:没办法啊,谁教我把唐高宗的名字给忘了,我又懒
的翻书查。风:难怪……作者:你的眼神看起来很鄙视我哦,活得不耐烦了吗?风连忙低头:没有、没有,怎么可
能呢?是您多心了,我对您的景仰有如涛涛江水般绵延不绝……作者:这还比较顺耳,哈哈哈哈!因为迷恋杨玉环
和李师师,重用不少两家的人,而这两家的人又都是一群酒囊饭袋,国家也在这两家人的影响下此乱成一团,因此
各地到处都有起义的声音。

而我们二郎寨在老大的带领下,在十年之间就聚集了有八万六千余众,沧州十有六七已在老大的掌握之下,可
以说我们二郎寨还要养活十余万沧州内的生民百姓,而我们老大也不想把对方逼得太紧,让沧州百姓遭受兵灾之苦,
留下三座城给李郡守,其它六座城就在我们二郎寨的手下。十年中有这种成绩可以说老大他没有争雄天下的心,要
不然凭老大的能力早就把大唐的江山打下大半了,那样天下说不定还会安宁些。

现在的沧州已不是那个李太守说了算了,在我们老大的日夜「拜访」(就是三不五时的闯入里太守的府中抢劫,
现在他家除了一些便宜家具和一些金钱外就什么都没有了。之下,他现在收敛了不少,民众在最近几年也开始脸挂
笑容,苦哈哈的日子终于过去了,现在的沧州可以说是大唐中少有的乐土。

不过我认为我们老大让民众缴税金给朝廷这是一个很聪明的法子,这不但让二郎寨远离被大军围剿的机会,也
稍稍保住了李太守的一点面子,毕竟鱼死网破对大家都没好处,反正我们有方法让税金平安的缴上京,李太守想贪
也贪不到,但是我们老大依然让李太守保有兵权这一点很不妥,虽说李太守没有什么本事,但这也并不代表我们占
有绝对的优势,因为李太守手下的兵马就有五万,而我们二郎寨还要分兵固守,因此手上可随时调动的兵力也只有
一万余人,这一点上对我们很不利,所幸沧州百姓都是向着我们二郎寨,因此李太守只要有什么动作,这些百姓们
都会向二郎寨提出情报,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来准备。

虽说我们二郎寨有六座城池,但我们还是以李太守为名义上的领导者,至于他下的政令在我们这六座城中只有
部份我们老大认为可行的才会施行,我们拥有了行政权后可不代表我们就此吃香喝辣了,我们大部份的寨众依然在
各个山寨附近屯田生活,也进行训练,也因为我们二郎寨有如此高的素质,李太守那只会违法犯纪的士兵们根本就
不会是我们的对手。

「喂!出任务了!」

一名身穿灰衣的男子在远方招手。

「来了!」

这是我一年来的第五次任务,说是出任务,其实是出山去抢劫,只是他们觉得出任务这个词比较好听。还有,
我们并不缺钱,在二郎寨的治理下,我们每个人都吃的饱穿得暖,根本就不需要去抢劫,我们抢劫的对像只有贪官
污吏及恶德商人,至于抢到的钱我们老大自有方法还富于民。

其实抢劫是顺便,另外我们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练兵,因为通常这些人的身边总是有一大群的护卫,他们也
知道他们平时的所作所为一定会有很多人非常的乐意取他们的性命,而这些护卫也就成了我们练兵的靶子。

「希望这一次的人不会太弱,前四次次我根本都还没有出手就结束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的把握。」

我喃喃自语的走着。

走着走着,我突然想到在这一年之中我只有练过内功,虽说我那练功的方法让我和练了十年的人差不多,可是
我从来没有练习过任合的拳脚刀剑的招式,就连轻身提气我都没学过,我拿什么跟人拼,难怪那些大队长都把我排
在最后面,这下临时抱佛脚也来不及了,怎么办?

第03章练功的女人最美丽

就在我想的破头时,我听到我身边的屋子中传来阵阵女性的呻吟还有男人的喘息声。

哇!该不会里头正在上演小说中所形容的妖精打架,A 片中的情节,色文中的场景,人生中的必要桥段——做
爱吗?

我脑中如是想着,心跳得极快,只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过现场的,这次终于可以一偿所愿啦!于是我小心翼翼的
不发出任何声音慢慢的靠近那微开的窗户(Yes ,连老天爷都在帮我,感谢你,我为我以前对你所说的激烈言辞道
歉!而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楚,终于,我的只眼看到了我梦寐以求的事。(就是看现场啦!

我看到床上一对男女形成69的姿势,也看清了床上的女主角,她是苗笛,一个对我的处男念念不忘的女人,至
于男主角是谁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鸡巴现在在苗笛的口中。

「嗯……嗯嘶……嗯……喔喔!你好坏啊!唔……嗯……顶到……我……我的……喉咙里啦!嗯……唔唔……
嘶嘶……呼滋!」

看到这么淫糜的场景,我的小兄弟也不禁立了起来,而苗笛这时下了床半蹲在床前,那男人也很配合的坐在床
边,而苗笛则捧起她那35C 的豪乳,把那男子的鸡巴夹在只乳之间上下磨擦,还不时的把一上一下冒出来的龟头含
舔一番。

「嗯……嘶嘶……舒服吗?」

我的天啊!是乳交耶!第一次看现场就有这么刺激场面让我当场就硬起来。

而男子则以动作回答苗笛的问题,他的只手抓住苗笛的头,把苗笛的嘴巴当成阴道抽插起来,苗笛的头前后摇
摆着,她胸前雪白的只乳也随着主人的动作而摆动,这晃动似乎隐含着一种魔力,让人看了就不忍移开目光,形成
一种淫糜的景像。

「唔、唔、嗯、咳咳!不……咳……好难过……停…停一下……唔哦哦…」

苗笛一脸痛苦的样子更是激起了男人的兽性,更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唔喔喔喔!」

男子大叫一声,用膝盖想也知道他泄了,而苗笛则把他的鸡巴含在口中,把男子射出来的精液通通吞了下去,
就连一滴也没有放过,还依依不舍的把整支鸡巴都舔过了一遍才放手,不,是松口,而她的脸上此时则是一脸某种
东西到手的愉快表情,刚刚那痛苦的样子好像是装出来的,但这些男子都没有看到,他被苗笛服侍的舒服到闭上眼
来享受。

但苗笛的行为给他一个她还没满足的行为,因为苗笛的舌尖在次的刺激男子的龟头,而男子的阴茎也很捧场的
慢慢立了起来,苗笛更是手口并用,接着两人又回到了69式。

「嗯嗯……不、不行了,你好会舔……啊啊……好……好哥哥……快……快吸……妹妹……快要……泄了……
啊啊……泄……泄了……啊啊啊啊!」

一阵阴精从苗笛阴道口中喷出,男子顿时被喷的满头满脸,未免灾情扩大,男子嘴巴一张,与苗笛的阴道口接
合,把苗笛后面几波的阴精接入口中,男子接着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把苗笛有如花瓣般的嫩红阴唇扳开,舌头在次
长驱而入,中指也不安份的搓揉苗笛那突露出来的阴核,左手的手指们也不闲着的在苗笛的屁眼周围画圆、搓揉、
插捅。如此的金手指技巧令我叹为观止,再家上苗笛的淫荡模样更是让我把任务给抛在九霄云外。

「啊啊……不行了……好爽……好哥哥……别……别再弄了……妹……妹妹的穴……好痒……啊……你手指还
……还弄我的屁眼……好舒服……好爽、好舒服……我……我要浪……浪死了……啊啊……好哥哥,小荡妇的小穴
受不了了,快……快插进来给……给小浪穴止……止止痒……」

苗笛一个身面对着男子,一手搓揉着自己丰满的乳房,一手把自己诱人的阴道,露出美丽的皱折,其中还不断
汩汩的流出半透明的淫水,看起来就像是玫瑰花上所沾的露水般美丽。

男子看到苗笛那骚浪的模样,二话不说的提枪上马。

「小荡妇怎样?舒爽了吧?」

「啊啊……嗯……很胀呀……哦……好……好深……喔……好……快插啊……哦……好狠……刺到心坎里去了
……快……大鸡巴哥哥,快、快,狠狠的插,用力的插,快插……插爆小淫妇的浪穴……」男子闻言,更加快速度
抽插起来,激烈的动作让苗笛胸前的两团白肉不停的上下跳动,肉尖上的那一抹嫣红更是以令人心惑的速度画出美
妙的圆形轨迹。

「啊啊啊……好……好美……哥……哥哥你好棒……哦啊啊……小……小穴快坏掉了……」

苗笛的淫声浪语简直是一种催情淫药,男子把苗笛的身体翻过来以狗趴式的姿势干着苗笛,而苗笛的乳房也因
这姿态而成为钟吊形,看起来更形巨大,且因男子的抽插动作。

「啊啊……这……这姿势……真……真令人害羞啊……可……可是……好舒服啊……」

「真是淫荡的小母狗,看我不好好的干你!」

男子说完,原本抓住苗笛纤腰的只手改而抓住那不停前后摇摆的只乳。

「对……对……我是淫……淫荡的小母狗……是哥哥你专……专用的小母狗啊……快……快干死我这淫荡的小
母狗……啊啊……我的屄好痒……干爆我……干爆小母狗的屄啊啊啊啊!」「就干爆你!」

男子抬起苗笛的一条腿,苗笛以侧躺的姿势被男子抽插,美丽的乳房以另外一种姿态摆动,苗笛又再度展现出
我所不知道的另一种淫态。

「啊好呀……大鸡巴哥哥啊……你……你操得我好舒服……再来、再来……

哦……这一下好深……啊啊啊……又……又来了……我……我还要……快……插快点……把我的屄操烂也没关
系……好……好爽……」「妈的你这贱货!这么喜欢被人操是不是?我操!我操死你这贱货!」

男子说完又把苗笛摆成正常位,且把苗笛的只腿膝盖压到苗笛的肩上,整个人几乎被折成一字型,这样的姿势
可以使男子的阴茎在苗笛的体内插的更深入。

「啊啊啊……对……就是这样……操……操死我……快……狠很的操,用力的操,操死我这贱货……啊啊……
我要疯了……啊……要……要泄了……啊……

泄了………」「呃啊啊啊……我要射了,贱货!」

「唔啊啊啊……快……快射进来!我要你的孩子……快、快射啊……」「唔哦……好,就让你怀孕……唔哦哦
……射了……」

「啊……热……热热的东西射进来了……啊啊……不要边插边射……这样我会……我会……啊……又、又泄了
……啊啊啊啊………」男子射出后便咕咚一声躺到一边喘气去了,而苗笛好像不知道累一样,起身像猫吃东西一般
的姿势趴在男子的阴茎面前,接着又抬起脸来向男子露出淫媚的一笑,便低头扶着男子的阴茎用口清洁起来,而男
子的手也不安份的抚摸着苗笛胸前的淡红蓓蕾。

也不知苗笛又怎么舔的,男子的阴茎又硬了起来,苗笛二话不说的坐起来,左手撑开阴唇,右手扶着男子的阴
茎缓缓的坐下去。

「嗯啊啊啊……好……好棒……嗯啊……好深啊……哦哦哦!」

苗笛一边缓缓的上下摆动自己的腰,一边双手也疯狂的抓揉自己丰满玉球,拇、食二指还不时的搓揉玉球上那
因兴奋而涨大的像一粒樱桃大小的鲜红蓓蕾。

男子也被苗笛的疯狂淫态所感染,只手便抓住苗笛那不停上下运动的纤腰猛力的的抽插起来。

「嗯啊啊啊……快……再快一点……再用力一点……突刺吧!突刺到我的深处呀!啊啊啊……好棒,用力捣弄
我的淫穴呀!」

「喔……好紧啊……喔……再夹紧一点,好爽啊!」

「啊啊……!好棒……啊啊啊啊……我好喜欢……好喜欢你的肉棒这样用力的插我……唔唔唔……唔喔喔……
我不行了……要……要泄了啊啊啊……射……射吧!射到我的体内,在我的体内射出热热的精液……啊!要泄了…
…」男子发出一声大喊:「唔喔喔喔……」

第04章战场上的世界杯

「喂!风彻!你死到那去了?都耽误十多分钟了,大家都在等你一个,讨皮肉痛啊!」

糟了!看得入迷我都忘了有任务了,再待下去可不太妙,我连忙往集合处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说:「来啦、
来啦!」

当我走后,苗笛房中的男子瞬间步入老年,人也昏了过去,苗笛望了一眼窗轻笑说:「我就不信你还忍得住…
…」

说完便把那由男子变成老人的人形物体踢下床,盘起腿来运功来练化适才得来的元阳。

我一到集合处,一群人正用着灼热的目光盯着我瞧,我被瞧得有些心虚,此时刚好领队问我说:「你怎么现在
才来?」

「没办法,肠胃不争气嘛!」

那领队上下瞧了我一遍说:「哦?那你的排泄量还挺大的嘛。」

我嘿嘿干笑一下说:「对呀!现在屁股还痛着呢。」

「哈哈哈哈!」

「好了!别笑了,风彻入队。」

领队的命令对我来说无疑是救我免于尴尬的救命稻草,连忙喊了声是我就进入队伍中。

在经过一小段任务解说后,我知道我们这次的目标是一名奴隶商人的商队,目的就是救出那些肉票,可以的话
就连队伍中任何值钱物品都拿走,最好是连一片碎布都不要留下来,怀着这项目的,我们一队两百余人队伍就这么
出发了。

根据情报,这批商队会经过冥风山附近的官道,而冥风山离我所在的二郎寨分寨有十公里距离,不过这对久经
训练的我们来说不过就像饭后的散步般轻松,约一个小时时间,我们到了遇定的埋伏地点埋伏设陷起来,经过了慢
长的等待,我们终于等到了商队的到来,所有的弓箭手无不拉紧了弓,绷紧了弦,瞄准了遇定的目标。

而我这经验不足的菜鸟当然又被叫到领队的身边好好的观摩,我在隐藏点看了一下这支队伍,乖乖,光是护卫
人员就有三百多人,其中还有数十辆金碧辉煌马车,里头可能有珍贵的玩艺,而奴隶们所乘的车看起来就是一座活
动的监狱,简单的货车上装上木制的牢笼,一台车上就有十至二十多名衣衫褴褛的男女,而这群奴隶我看就足有千
人,真是一支庞大的队伍。

待他们到达遇定的地点时,我们领队吹了声口哨,霎时所有陷阱通通启动,路上一大片的黄沙扬起,大部份的
马车都陷入了坑中动弹不得,利用此一变故的突然性,所有的弓箭手们都射出了第一箭,光是第一轮的射击就让二
十多人永远的趴在地上,由其是那些看起来像是术士的,身上的箭比起别人更是有多没少,对方的远程攻击力量在
一瞬间就化为乌有,也让三十多人减低了战斗力。

弓箭手的攻击仍在持续,持续了五轮的弓箭射击让对方死伤一百多人,而对方在我方的弓箭攻击之下,把数辆
马车木板给拆下当盾,把运送奴隶的车为墙,组成了一个防手的阵地稳住了阵脚,弓箭的威胁对他们来说也算是消
除了,也就是说我们要面对的是两百个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敌人打近身战。

「杀!」

在领队的一声令下,百票人从埋伏点冲出,其中有一半的人是从陷坑中冲出来,内外夹攻,再加上我方的弓队
不时的冷箭,对方马上就伤亡大半,对方的士气大减,胜利对我们来说是唾手可得,宛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果不其然,这些士气低到极点的对手开始逃亡,先是一个,再是两个,接着又三人逃走后,其它还跑得动的也
通通都跟着跑了,接着就是开始整理战场了,那一千多名奴隶在我们领队的游说下,大部份都加入了我们,只有少
数不到百人要求离去,而我们领队也把那些得到财物粮食分一些给那些人后,我们这一千多人的队伍就这么浩浩荡
荡的凯旋归门。

就在我们队伍开始走没有多久,一大群魔物从山林中窜出,队伍霎时大乱,我寨中所有的兄弟在愣了一秒后便
开始拿起手上的兵器反击。

这时一只有着两个头的灰狼张开巨口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霎时被吓呆的让牠继续扑来,直到我闻到牠口中的
那股腥气时才清醒过来,但那时想要有所反应也来不及了。

面对如此危险的情况我直觉的踢出一脚,我感觉我的脚尖碰触到一个柔软之物后,两声狼的哀号声由空中传来,
我抬头往天空看去,那两头狼被我突然的一脚踢到了天空,半空中还落下从两头狼口中喷出的鲜血,原来我那无心
的一脚集中了我所有的功力踢中了那两头狼的腹部要害,现在上升的力道已尽,两头狼正要落下,看了这情况我脑
中出现了修罗之刻中的场面,在两头狼正要落地之前,我跟着跳起,待两头狼落地之后,我的两脚集中真气各了一
个头狠狠的踩下去。

本来还有声息的两头狼挨了我这一下就没声了,而我也因过度的使用真气而气喘呼呼,这时我的眼前也有一只
两头狼正要扑向一个看起来年约十二岁的秀气小男孩,我奋力一跑,从侧面一脚把那只狼踢飞,而那只只头狼刚好
好死不死的掉在一只大刺猬上,这一下不但只头狼被刺猬身上的刺给刺死,也使得刺猬被只头狼一撞之下滚了好几
圈,等到停下了又刚好是没有防护的腹部朝上,当场被我们见机的寨中兄第一刀刺死。

我回过头看了一眼那小孩,哇操!竟然还呆在那,我跑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脸说:「喂!回魂呐!你醒醒!」

我看他没反应就顺手给他两巴掌。

啪!啪!

「你干嘛打我!很痛耶!啊!」

我听到他说话就知道他从刚才的惊吓中清醒了,只不过那个语末的「啊」是代表什么意思呢?难不成……

我想也不想的就来招神龙摆尾,然后一条疆尸犬就倒飞了出去……

「哇!大哥哥你好厉害喔!」

男孩高兴的股掌叫好,而他脸上的巴掌红印看起来更是鲜红。

「哈哈哈!说的好,小子我中意你了,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当我的小弟,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喔!」

听到我这么说那小男孩小声的答了一声,且耳朵脖颈也泛红起来。

「你脸怎么红了?」

「没、没事。」

看他一脸慌乱否认的模样我觉得异常有趣,本想在逗一逗他的,可是现在是处于生存战场上,我一只手抱起了
这个我擅自认定的小弟后,便开始找魔兽当球踢。

自我从国中看了足球小将翼后,我对足球这项运动产生了兴趣,只见战场的上空各式各样的魔兽在天空中乱飞
(当然都是那种很弱的那种)而我的准头也越来越准,只要有魔兽不知好歹的扑来,我随便一脚就能将牠踢上天,
要不就是刚好被我以射门般的一踢被踢到跟寨中兄弟对战的魔兽身上,所有的魔兽都受不了突然的撞击而露出要害
部位而被寨中兄弟刺死,而我也越踢越有心得,浑然不知我体内的真气正在快速的减少。

我自傲的感到我现在是世足赛上的黄金前锋,战场就是球场,而球就由魔兽来扮演,我相信绝对没有人像我一
样能把魔兽当球踢,还能射门(球网就是魔兽的身体)就算是罗纳度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决没有我这么风光。

很快的,我用这种方法解决了不少魔兽,人们的死伤也慢慢低了下来,这时我看到林中有一只浑身黑鳞,头部
似龙,身大如牛,却又尾长蝎尾的魔兽正用火红的兽眼盯着我看。

我看到牠那愤怒的眼神后,找了一只倒霉的魔兽当球后朝牠踢了过去,那魔兽巨口一张,一道绿色的烟雾喷出,
而那只被我当球踢的魔兽在接触到这绿雾后叫了一声就消失在绿雾之中了,看到了这么恐怖的一幕我不禁张着口,
吓的说不出话来。

「吼…………」听到那魔兽的大吼后我才从刚才的景像所给我的震惊中清醒,我知道我的行动一定惹怒了这头
魔兽,我连忙跑进另一旁的山林中,头也不回的奔跑着。

所幸我没有回头,要不然我一定会被那景像给吓的跑不动,因为在那魔兽大吼一声后追着我时,其它的魔兽也
就停止了攻击加入追击我的行列,这时其它人的眼中上演着一场一个男子抱着一个小男孩给一大群魔兽追的场面。

所有的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两人及一群魔兽在山林中越跑越远,直到在也看不见为止才想要知道那个被魔兽追的
人到底做了什么事才会遭到这种下场,但是决不会有人会想要去救援那个被追的人,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两条腿的陆上生物是跑不过四条腿的肉食生物的,那两人终究是难逃一死,余下的人所能做的就是为两人叹
口气,继续往二郎寨前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