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家庭暴力的原因
家庭暴力的原因
街旁的一个普通的咖啡厅内,长发披肩的周雨娜喝了一口咖啡,鲜红的双唇在杯口残留下部分印记。「彭太太,我再次代表我们家向您道歉,是我们疏于对陈松的教育,导致他对您女儿做出那样的事情」周雨娜小心控制着语气,以免给彭岚造成任何不适。一阵沉默过后。「他已经对你提出条件了,是吗?」彭岚望着她,似笑非笑。周雨娜一愣。「什么?对不起,我没明白……」「我的丈夫,你在找我之前,已经跟他谈过了,他已经向你提出了条件,而你没有接受,这才来找我谈的,对不对?」「哦,是……是的,您丈夫提出的要求实在是我无法接受的……」周雨娜的脸蛋不由自主的红了,有些不自然的捋了捋刘海,不敢看着彭岚。「周太太,」彭岚眯了眯眼睛,「莫非您这样的知识女性还存在什么身体被其他男人碰过就是失贞的封建思想吗?」「不是……只是……」周雨娜有些吃惊,双腿扭动了一下,眼神依然躲躲闪闪,「您怎么知道……」彭岚捉狭得笑了笑,冲着周雨娜的胸部努了努嘴。「我可不会认为周太太您会是一个习惯不穿胸罩出门的女人。我想,这恐怕是见过了我的丈夫,被他取走了吧……以我对他的了解,一定是对你提出了要对等的玩弄太太您的胸部以作为我们不报案的条件吧?」「您,您既然知道,怎么会允许您丈夫他对我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很公平啊,您儿子玩弄了我女儿的身体,我女儿的父亲当然就要从他母亲的身上找回来,」彭岚悠悠的喝了一口咖啡,「况且,周太太也不吃亏……我丈夫可是很会疼女人的呢…」「这,这太离谱了,我,我是不会做对不起我丈夫的事情的」「哦?这算什么对不起丈夫呢?您只是献出了胸部,又没有和别人上床,这算什么出轨呢…而且,您不说,您老公怎么会知道呢?他只会知道您让他亲身儿子免受牢狱之灾,到时候,恐怕会更爱你吧……」周雨娜身体一震,不上床就不算对不起丈夫吗?如果我真能让陈松不坐牢,这,值吗…「更何况,我丈夫可不会让太太受委屈,即便是只是玩弄胸部,我想他也会使出浑身解数,将太太弄得爽翻的,那可是太太永远也无法从您那位丈夫处获得的快乐……我想,没有女人会抵抗那种快乐的……」「您,您别说了……」周雨娜的脸红到了耳根,双腿又扭动了一下,有些不自然的捋了捋臀部的裙尾。彭岚望着周雨娜娇羞的美丽容颜。这个女人有着精致而立体的五官衬托出女性迷人的秀美,高档质地的衣服布料和优雅的衣着搭配,价值昂贵的丝袜也绝不是超市货。她似乎已经看见了,这样一个端庄高雅的太太,当她背着丈夫,褪去全身的衣物,在那性能力惊人的男人的胯下屈辱承欢,被玩弄的欲仙欲死的表情,听见了那鲜艳红唇中发出的如泣如诉,婉转哀吟性爱魔音…………华灯初上。彭岚心怀忐忑的回到家,家中静悄悄的。客厅的灯也没有打开。她脱下高跟鞋,坐在沙发上,用手揉着还穿着丝袜的脚掌。「你今天回来晚了。」彭岚回过头,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男人的脸色有些阴沉,身上的衣物已经脱下,露出了精壮结实的身躯,和那根尚未勃起但已显粗壮的阳物。然而,让她心里一跳的,却是她看清男人手中握着的东西……跨绳!乳铃!不久之前,就在她前夫还在世的时候,那无数个夜晚,她就被这两样东西折磨的死去活来。趁着前夫和女儿熟睡以后,她偷偷的打开家门,将门外的奸夫迎进来。自己那具只穿着睡衣的肉体很快被奸夫扒的只剩下丁字内裤。那时候,在被奸夫用眼花缭乱的性爱姿势侵犯之前,总是会被要求捆绑着,戴着眼罩和乳铃,跨上这根令无数忠贞少妇变得淫荡下流的堕落之绳,一步一步的表演奸夫最喜欢的跨绳,让奸夫从她露出羞耻和满足的表情中获得巨大的征服感,那具被折磨的瘫软无力的娇躯,随即会被奸夫以各式各样的姿势给奸淫,让她无论是在客厅、厨房、还是厕所、阳台,甚至是睡熟的丈夫身旁,都流下了堕落的汁液。彭岚清楚的记得,她最后一次被男人使用乳铃和跨绳,还是在她为死去的丈夫守灵的那个夜晚。穿着丧服就直接被捆绑,乳房被从丧服中掏出,被迫戴上那对清脆的乳铃,跨上这根邪恶的麻绳。跨绳的一端拴住门柱,一端拴着摆有前夫遗像的祭台。即便是再冰清玉洁的女人也无法忍受这种凶猛的,来自阴蒂与乳头的同时攻击,仅仅两个来回之后,她就选择了再一次的堕落,在被拽下乳铃的那一刹那,她清楚的感觉到乳头产生了类似男人射精的感受,两只被禁锢的乳头失去禁锢的瞬间,两股浓密的乳汁凶猛的喷出,直直的射在前夫的遗像上。随即,她就瘫软在奸夫的胯下,在奸夫下流无耻的奸淫中,剥离了对丈夫的愧疚感和羞耻心……如今,虽然常盛会一如既往的对她捆绑,却不再对她使用过乳铃和跨绳。今天,她又再一次见到了这两样东西。这似乎在预示着什么。就在她发愣时,高大的身影向她走来,一根绳索随即绕上了乳房。肌肤刚刚接触到绳索,下体就开始变得湿热,全身的力气仿佛被瞬间抽空。如此熟悉的感觉……「既然回来晚了,就要接受惩罚。今晚,就在客厅表演跨绳给我看吧……」男人邪恶的声音在彭岚的耳边响起,让她忘记了思考已经回家的女儿是否会发现现在情形的事实。……城市的另一边。周雨娜望着因为刚刚承受了父亲一顿怒火而低着头的陈松,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他还毕竟还只是个孩子。碰到这样的事情,他应该知道错了吧。陈正意皱着眉头,冲陈松吼着,「给我滚回房间去,从今以后没我允许,不准踏出房间一步!」因为情绪的激动,陈正意肥胖的身体轻微的晃动着。似乎陈松再晚走一步,就会一巴掌拍上去。陈松见势不妙,赶紧装出乖小子的模样,飞快的回到卧室。客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听得见陈正意粗重的呼吸声。周雨娜伸手在陈正意的背后抚摸着,帮他顺着气,正准备开口相劝,就听到陈正意叹了一口气。「雨娜,你看那家人的态度,这件事真没回转的余地了?」陈正意疲惫的摸了摸额头,「我就这么一个孩子,如果真去坐了牢,那就跟要了我的命一样,我实在接受不了。」周雨娜愣了愣,有些吞吞吐吐吐,「他们虽然态度比较坚决,但应该也不是完全没有商量吧……」「你再帮我跟他们谈谈,只要他们肯放过小松,任何代价我都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周雨娜在心中反复回味着这个词语,心里没由来的一苦,自己的命运应该就是这样的吧……「那,我明天再去找找他们,」周雨娜稳了稳心神,悲哀的情绪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为了继子而献身的道德满足感,「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小松坐牢的……」陈正意点点头,轻轻拍了拍周雨娜的大腿,却又望着陈松的房间,轻轻叹了一口气。此刻,陈松却没闲着。虽然刚刚被父亲狠狠的训了一顿,可他的眼角却盯着继母那敞开的领口,和裙底露出的小腿。洁白的胸口处忽隐忽现的沟壑不断提醒着陈松继母的上围的硕大,套着丝袜的纤细修长的小腿,却让陈松总是幻想出继母张开双腿的景象。血气方刚的少年是忍受不住一丝丝的性暗示。继母的那张熟悉的照片又被拿了出来。双手又再一次探向了自己的下体。在他的脑海里,自己此刻正举着坚硬的肉棒,冲进继母的卧室,将赤裸的继母从床上强行拖出到客厅,由自己取代父亲的位置,要求继母用那羞耻的跪坐姿势,将自己的硬物整根含进嘴中,用少妇的唾液浸润着,用柔软的舌尖服侍着……继母那倔强而哀怨的眼神随即极大的填充了他的征服感。啊……真是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每当对继母进行幻想,肉棒就硬的要炸开。不一会,场景转换成继母后背位的姿势,跪趴在地板上,高高翘起的臀部尽显丰满而紧致,那深邃的臀缝一定要用力的掰开才能露出神秘而湿润的腔道,无论多么坚硬的肉棒,只要是刚刚挤进去,就会立马被有力的紧握感摩擦的产生出即将射精错觉。继母高高昂起的头甩动着秀美的长发,咬着唇角的洁白牙齿用力的忍耐着淫荡呻吟的发出,高耸的巨乳随着身体晃动着,汗水一滴一滴的顺着脖颈留到乳尖,挂成珍珠般的水珠……撞击!一次又一次的撞击!陈松充分享受着意淫的快感,手淫是无法持续太长的时间,不一会他就濒临高潮,场景中,他却让继母转过身,让阳具对准继母那美丽娇羞的脸庞——颜射!少年的阳精喷薄的射向娇美的容颜,一发接着一发。美丽的容颜瞬间挂满了浓密的精水。随后,少年又老练的将射精后的阳具深入继母的嘴中,继母下意识的含住通红的龟头,用舌尖小心的熨烫着刚刚射过精的龟头,剩余的残精也被一一吸出……此刻,陈松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意淫之中,他完全忘记了他的那位小女朋友。就算他还记得,他也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张璐正面临着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