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一个极品人妻的堕落
一个极品人妻的堕落
「恭喜你啊,天豪,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陈天豪刚进市政府办公楼,市政府办公室刘主任就把他叫进自己
的办公室,满脸笑容的把陈天豪的大学成人本科录取通知书交给了他。

「谢谢,终于来了,今天晚上我请客,你一定要去啊,就在海峰大酒店,我给你安排。」陈天豪拿着通知书看
了看,小声的对刘主任说道。

刘主任一听,跟陈天豪客气了几句便答应了,脸上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他知道今天晚上自己又有好事了。

陈天豪拿上通知书出门后便朝姑父——海峰市市长刘虹远的办公室走去,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他这段时间
都问了自己好几次了。

半年前,陈天豪被调到市政府办公室,他的小姑在跟他聊天时说到,姑父想是想提拔他,但他没什么文凭,希
望陈天豪能去读个本科出来,那样就好提拔他了,虽然说是希望,但陈天豪知道这就是决定了,只好硬着头皮埋头
苦读了一段时间。

幸好参加成人高考后,分数勉强上线,他是坚决不想再考了,便找了市招办的王主任,请他帮忙,王主任拍着
胸口答应他,要是海峰大学没录取他,王主任就提着脑袋来见他,陈天豪知道王主任不会也不敢拿这件事跟他开玩
笑,因此陈天豪早就知道自己的通知书是肯定会来的,但毕竟没来,现在终于可以给姑父和小姑有个交代了。

提起这陈天豪,在海峰市也算一个厉害人物,黑白两道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普通老百姓更是不敢招惹他。

陈天豪上中学时就是远近有名的小霸王,一天就爱打架惹事,因为他家里到他都已经是三代单传了,爷爷奶奶
把他视为掌上明珠,宠爱有加,家里也就没人敢管他,父母见管不好他,他又无心上学,只好把他送去当兵,希望
在部队能让他学好,毕竟部队是一个纪律严明和锻炼人的大熔炉。

说来也怪,不知是不是年纪大些的原因,自从陈天豪当兵后,每次回家探亲大家都觉得他懂事了,也不出去惹
事生非了,特别是在部队还入了党,让家里人很是高兴。

由于家里人早就打点好一切,三年后陈天豪从部队转业回来,顺利的来到市政府小车队,又被刚刚上任的副市
长刘虹远点名要去给他开车。

这个刘副市长说来跟陈天豪也有一些渊源,刘副市长年青时是英俊潇洒,而陈天豪的小姑陈思蝶正值青春年少、
美丽动人,两人大学毕业时一起被分到市公安局办公室工作,正所谓郎才女貌,慢慢的两人对对方都有了一些感觉,
顺理成章的便耍上了朋友,只是两人都比较低调,很多人没发现。

没想到这期间有人给刘虹远介绍了他后来的老婆马霞,马霞虽然人长的很一般,但她的父亲马士礼是市委副书
记,在刘虹远权衡许久之后,终于忍痛割爱,跟刘思蝶分了手,选择了马霞,婚后在老丈人提携下,刘虹远可谓是
春风得意,几年一个进步,在马士礼退休时,极力将快到四十岁的刘虹远推到了副市长的宝座上,不过刘虹远自己
知道他有两件遗憾的事,一是马霞没有生育,自己一直无后,二是不能跟他的初恋,他最爱的陈思蝶厮守终生。

当刘虹远得知陈思蝶的侄儿被分到市政府车队时,便让办公室安排陈天豪给自己开车,其实也就是一种心理安
慰,同时也想趁机多了解陈思蝶的近况。

由于有了这一层关系,加上头脑灵活、善于理解领导的心思,陈天豪很容易就得到刘虹远的信任,而这期间,
刘副市长更是顺心如意,中年男人的三大幸事「升官、发财、死老婆」几乎全都让他给摊上了,马霞在外出学习考
察时出车祸死了,刘虹远便成了孤家寡人。

而聪明的陈天豪早就从刘副市长平时的言语中判断出,刘副市长跟自己的小姑应该不是曾经同过事这样简单,
现在马霞已死,要是离异的小姑能够跟刘副市长……那自己以后岂不是前途更加光明了。

于是,陈天豪便隐晦的跟刘副市长提了续弦的事,见刘副市长没反对,而且提起陈思蝶的频率更高后,陈天豪
便给离异多年的小姑说了这事,本来刘虹远和陈思蝶两人当初就情丝未断,加上陈天豪的撮合,风韵依旧的陈思蝶
也就成了市长夫人,刘虹远也把陈天豪当成自己的儿子一般疼爱,对于海峰市的大小官员来说,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了,大家理所当然的对陈天豪也就另眼相看了。

在爱情的滋润下,刘副市长工作起来是得心应手,很快他的工作能力就得到了省领导的赏识,在原来的市长调
走后便顺理成章的转正当上了市长,据说市委贺书记明年到年限退居二线后,不出意外的话,刘市长就该改叫刘书
记了。

陈天豪原来的战友和少年时候的狐朋狗友,见自己的好友如此得势,便纷纷投到他门下,以他马首是瞻,在陈
天豪的帮扶下,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当然陈天豪也不是没什么好处,他朋友的公司里都有他的股份。同时他
自己也搞些实业,只是他没亲自出面,都交给战友、朋友们打点,在他暗中帮忙下,生意一直都不错,他因此也赚
了不少钱。

陈天豪本身一直都喜欢广交朋友,而现在很多人为了各自的目的,都想方设法跟他结交,所以他自然也就成了
海峰市响当当的人物,到哪里都还算风光。

陈天豪在海峰大学上成人本科班后,由于班上的同学都有工作,学校特地把上课时间安排在星期六和星期日,
陈天豪是何等人,课都上了两个月了,他一天都没有去。

有一天,陈天豪跟一帮朋友吃饭,饭座上,他的战友,现在跟他又是同学的市刑警队副队长崔学金在闲聊中告
诉他班上有个很美的少妇,班上不少同学不安好心,结果一个又一个的都碰了壁。

陈天豪一听马上就动了心,马上约崔学金星期六一起上学,崔学金和陈天豪也算趣味相投,他岂能不知道陈天
豪在打什么主意,笑笑说:「你就不要想了,那个女的不会让你上手的,你想刚开学时,班上的男生基本都不缺课,
起码大半的男生都是冲着她去的,用什么办法的都有,一个个还不是碰一鼻子灰,现在上课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陈天豪一听,反而更增加了兴趣,他倒要会会这个女人了。

一到星期六,陈天豪一早就约上崔学金开车赶到学校,到了学校,陈天豪把车停在大门外,让崔学金注意观察,
一旦这个叫尤玲的美少妇来了就告诉他。

「快看,就是穿白衬衣、牛仔裤朝校门走的那个。」崔学金兴奋地对正在一旁闭眼养神的陈天豪喊道,崔学金
一直担心尤玲今天不来,那自己一大早被陈天豪抓来就太亏了。

陈天豪一见,心中暗骂:「那么远,我连她长什么样都看不太清楚,不过看身材好象是不错。」

慢慢的,随着尤玲越走越近,只见她娇美的面孔尽显女性的妩媚,玲珑突兀的身材充满了少妇特有的性感和圆
润,让人忍不住浮想连篇。陈天豪是越看越兴奋,的确,崔学金没介绍错,这个女同学的确很漂亮性感,是一个让
男人看见了就想上她的性感尤物。

陈天豪慢慢的把车开到尤玲身后,崔学金识趣的将车窗摇下,对尤玲说道:

「尤玲,早上好,上车带你一段?」他们上课的教室距离校门还要走十多分钟。

尤玲转过头见是崔学金,笑了笑:「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崔队长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哪里,往日都比较忙,今天没什么事。」崔学金下车后把后车门打开,让尤玲进到车里,自己也上了车。

「这也是我们班的同学,市政府的陈天豪,天豪,这是我们班的大美女,市工商局的尤玲。」崔学金连忙给两
人做了介绍,陈天豪跟尤玲相互问了好后,尤玲不由多看了几眼陈天豪,对于陈天豪,她还是有所耳闻,大家闲聊
着很快就到了教室,不过,尤玲并不怎么说话。

陈天豪进了教室,顺理成章的跟尤玲坐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等上课,果然尤玲是不太好接近,基本上都是陈
天豪和崔学金一唱一和,尤玲看着书,除非问她的时候才说上一两句话,只要是个明眼人就看得出来,尤玲不太理
睬他们,尤玲用这个办法已经让不少同学知难而退了,崔学金几次都想撤退了,可见陈天豪根本没这个想法,依然
厚着脸皮跟尤玲死缠烂打,他也只好做罢,不过陈天豪也真有本事,终于把尤玲逗的放下书跟他聊了起来。

对于陈天豪来说,虽然有美人相伴,这一上午真是难熬,他已经好久没这样坐在教室里,听着自己一点兴趣都
没有的东西,却又还要装着很认真似的。三个多小时后,陈天豪终于等到他盼望已久的下课铃。

下课后,陈天豪想送尤玲回家,哪想尤玲再三推辞拒绝,陈天豪脸皮再厚也不敢把尤玲绑架上车,只好同崔学
金走了,白白让崔学金取笑一通。不过下午陈天豪依然如故,崔学金只好干瞪眼,看着陈天豪又碰了一鼻子灰。

就这样,陈天豪坚持连续上了几个星期的课,最后连崔学金也提不起兴趣陪他了,毕竟星期六和星期天谁没点
事,不过这样也好,每次上课就可怜的十来个人,方便陈天豪单独跟尤玲接触,没人打扰他。

这段时间,陈天豪通过他的途径了解到尤玲的一些情况,尤玲原来倒也还算幸福,中专毕业后分到了市工商局,
被当时的局长宋丛林看上,介绍给他儿子,也在市工商局工作的宋俊杰,而尤玲见这家人位高权重,宋俊杰为人也
很老实,便应允了,很快两人就水到渠成,把婚结了。

婚后尤玲被调到市局办公室,而宋俊杰被委任为城南工商分局的副局长,两人倒也恩恩爱爱,一切都按尤玲的
设想展开。哪想一年前,宋丛林东窗事发,贪污受贿被双规,半年前被判刑入狱七年,家里的顶梁柱就这样垮了。

原来的副局长王明当上了代局长,王明跟宋丛林原来就因为工作上的事产生了不少矛盾,现在他岂能放过宋俊
杰两口子,先是找了宋俊杰工作中的一些小过错,把他的职位撤了,贬到离市区最远的、最穷的海来区分局,宋俊
杰现在两三个月才能回次家,两人一直没要孩子,所以尤玲是班上唯一全勤的一个。

一来二去,尤玲对陈天豪也不像刚开始那样了,不时还同他开开玩笑,对陈天豪送她回家的要求不再拒绝,她
知道陈天豪的社会关系,她觉得自己以后没准会请陈天豪帮忙,比如宋俊杰调动的事。

这一天,陈天豪见尤玲情绪不太好,中午送她回家时,便提出两人一起吃顿饭,大家聊聊,没想到尤玲稍做推
辞后就答应了。

两人到市里最豪华的「海峰大酒店」找了个包间坐下,在陈天豪的劝说下,尤玲也把啤酒倒上,两人闲聊了两
句,尤玲就不太说话了,好象心事重重似的。

「玲姐,你一个人在市里,怎么不让宋哥调进城里呢?」陈天豪想难道是尤玲夫妻俩的感情出了问题,便故着
关心的问,尤玲二十五岁,比陈天豪大两岁。

「唉……」尤玲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默默的端起了酒杯。

尤玲现在的处境很痛苦,老公被调到海来,看来只有等王明下台才有机会进城了,除非……一想到这段时间,
王明对她的性骚扰是越来越露骨,自己一个弱女子,根本无能为力,前几天,王明甚至明明白白告诉她,要是他的
要求不能得到满足,那她就只有做好下乡的准备了。

而要尤玲答应王明的要求是绝对不可能的,哪怕自己被调出城,她想她也不会答应,一是她不想做对不起老公
的事,二是她对王明这个人反感之极,但是不答应,恐怕连自己都要到乡下去了,当然,王明绝对不会让她也到海
来区,王明要让她到龙庭区,让他们夫妻一南一北,分隔三百多公里。

「怎么呐,玲姐有什么为难的,要是你看得起小弟,给小弟我说说,没准我能帮上忙。」陈天豪把酒一口干完,
豪情满怀的说,其实他只想帮尤玲一个忙,帮她解决性问题。

「我……调他进城干什么呢,连我都要被调到乡下去了,我们局长……」尤玲欲言又止,她这段时间压力太大
了,想找个人商量和分担一下都不行,家里妹妹不在,宋俊杰也不在身边,不过就算老公在自己身边,他又能做什
么呢,同样不能解决问题,还不是要自己独自面对。

尤玲知道陈天豪打的什么主意,只是她现在就想找个人倾诉自己的烦恼,她认为陈天豪或许是个理想的对象,
因为陈天豪或许能帮得上她的忙,就算陈天豪帮不上忙,她想把自己这段时间的痛苦好好倾诉一番,也觉得要好受
一些。

陈天豪马上反应过来,见尤玲的表情也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像尤玲这样漂亮性感的女人,应该是受到那方面
的骚扰了。

「玲姐,没什么过不去的沟,你大胆说……我不会告诉别人。」陈天豪又同尤玲喝了一杯酒。

「天豪,我们局长他这段时间……」尤玲见屋里没其他人,而且有了一些醉意,索性借酒壮胆把自己的痛苦一
吐为快,万一陈天豪能帮自己那就更好了。虽然她知道陈天豪也在打她的主意,但她认为她能跟陈天豪周旋,毕竟
她天天上班都要面对的是王明而不是陈天豪。

「这个王明,我真没看出来他是这样的人,我这就打电话给他,让他离你远点。」陈天豪故作气愤,摸出手机
给王明打了个电话。

王明这个代局长一代就快半年了,一直没正式任命,主要是市里没什么人,一直想找个后台,正想方设法跟刘
市长拉关系,岂能不知道陈天豪的重要,他请陈天豪吃了几次饭,放下老脸跟陈天豪称兄道弟,而陈天豪也知道他
的用意,所以陈天豪认为王明应该会买他的面子。

果不其然,王明在得知尤玲是陈天豪的亲戚后,马上表态会关照尤玲的,以后不会再为难她了,至于宋俊杰,
以后会想办法在方便时把他调到市里(王明心知肚明,除非是陈天豪已经把尤玲玩厌的那天),王明放下电话后,
知道自己是没那个艳福了,只有便宜陈天豪了,什么亲戚,还不是下面亲。

想到这里,王明又叹口气,以后天天看着花一般的尤玲在面前晃来晃去,却不能再有什么想法了,但要是因为
这件事而把陈天豪得罪了,让他在刘市长面前说自己的坏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当陈天豪关了电话,对尤玲说一切都已经搞定了,尤玲吃惊甚至有些崇拜的看着他,她知道陈天豪有一定的能
量,但没想到这么大,这么顺利就让王明乖乖的听命于他。

尤玲真是喜出望外,没想到如此棘手的问题就这么顺利的解决了,便主动出击,跟陈天豪说了些感激的话,同
他又喝了几杯,当然,她还是有一定限度的,在她上了洗手间后,觉得自己再喝就有可能醉了的时候便表示不喝了。

陈天豪也没怎么劝她,只是说大家把桌上倒的最后一杯酒喝了就吃饭,尤玲只好同意,其实陈天豪也不想让她
喝醉,那样就没趣了,而且他已经利用尤玲唯一一次上洗手间的机会,给她的酒里下了少许春药,尤玲千算万算,
没想到陈天豪随身携带的会有这些东西,当尤玲把酒喝了后,陈天豪知道今天的好事成了一半了。

尤玲和陈天豪饭后便开车离开了酒店,没想到早上还晴空万里,现在竟然下起了小雨,陈天豪借口离上课时间
还有一个小时,干脆开车逛逛,尤玲心想现在下着雨,自己也没什么地方去,而且陈天豪在光天化日之下也不可能
有什么过分的行为,便爽快的答应了。

陈天豪便将车向市郊开去,不时偷偷观察尤玲的变化,慢慢的见尤玲越来越不自然,把车窗打开透气,紧身黑
短裙下的丝袜美腿不时的变换姿势,陈天豪知道时间差不多了,他可以享用这个美妇的迷人肉体了,车已经到了市
郊的一座桥边,陈天豪便将车开向到河堤的岔路上,他知道河堤边平时基本上都没有人会经过,更不用说现在还下
着雨。

「你要把车开到哪里?」尤玲警觉的问道,她现在觉得自己燥热不已,心中春心浮动,下身也有些……难道是
因为宋俊杰已经近两个月没回家了,但陈天豪把车开离主道,她马上紧张了,她对陈天豪还是有警惕性的。

║║║║║║║║║╟нр?╢дЦспп╘вМакё╛дгюО╟╡╬╡р╩╣Цё╛?уфЬ╨цп╘
ё╛хцдЦпяпя╬ф║ё║╠ЁблЛ╨юж╦ве╟ыцв?╙мБ╣др╩╢╕?Мю╚╣д╨с╣л
║ё║║║║║║║║║╟е╤ё╛п╩п╩дЦё║║╠схаА╪ШдгюОюКге╨мжВ╦и╣ю╡╩
╧Щ╟ыцввСсрё╛ЁблЛ╨юс╕╦ц╡╩╦р╥екаё╛пдоКйгвт╪╨╤Юбгакё╛?
╢ю╢йгспп╘вМакё╛р╙╡╩вт╪╨╣диМлЕтУц╢╩А╥╒ллё╛иУжа╩╧сп╣
ЦоКпт╟╝╣дЁЕ╤╞дьё?

║║║║║║║║Ё╣мёакобю╢ё╛╨ск╝╠МцФрюх╩хГ╧й╣дф╫╬╡ё╛╣╚╡╩
й╠ЁЖож╣дДЖнпк╣цВобцФ?жебйг╪╠аВ╡╩мёё╛уЩхГм╛Ё╣ио╣ддп
е╝ё╛╠МцФрюх╩ф╫╬╡ё╛дзпд╦В╩Ёпдйбё╛ЁЕ╤╞╡╩ж╧║ё

║║║║║║║║схаАмШве╨с╣лоб╣д╨ск╝ё╛╬У╣цвт╪╨╣дсШмШ╦З╨с
к╝р╩╟Цт╫ю╢т╫╪╠ё╛пджп╟╣вт╨чкн?║╫эё╛р╙йгкШтзвт╪╨иМ╠ъ
╤Ю╨ц║ё╪ШЁблЛ╨юр╡ю╢╣╫╨Сееё╛кЩж╙╣юЁблЛ╨ю╡╩йгй╡ц╢ифдп
пее╝ё╛╤ый╠р╩уС╫Туе║ёсхаАкДх╩пджп╤тЁблЛ╨юспиыпМ╨ц╦п
ё╛ожтзиМлЕ╣дЁЕ╤╞╩╧хцкЩ╤тЁблЛ╨ю╣дгж╥╦спр╩к?фзенё╛╣╚
рР╢к╤т╡╩фПвт╪╨╣дюо╧╚йгкЩ╡╩дэ╫сйэ╣д║ё║║║║║║║║ЁблЛ╨ю
тзЁ╣╣д╨Сее╦ЗсхаА╡╒еевЬоб╨Сё╛?╢ветз╢╨р╘вВсцобё╛схаА
цФхГлр╩╗ё╛╟Км╦цВЁдрбоб╥АбЗ╣дпь╡?кФве╪╠╢ы╨ТнЭ╤ЬфП╥Э
ё╛╟вдшт╡хС╣д╢Смх╦Ы╡?ря╬╜╠╘б╤тз╨зи╚╤лх╧обё╛хБи╚╣дк?
мЮ╨м╨зи╚╦ъм╡╦ъ╦Зя╔╥╨весухк╤Ьпт╦п╣д╧БтСё╛х╚иМиооб╤╪
и╒╥╒весу╩Сё╛хцЁблЛ╨ютыр╡╡╩дэ?ьжфвт╪╨╣дЁЕ╤╞ё╛р╩╟я╫╚
схаАхМхГнч╧г╣дЁийЛхБлЕб╖хК╩Ёжпё╛╪╠гп╣днгоРкЩ╫?дш╣д
╨Л╢╫║ё║║║║║║║║ЁблЛ╨юхГ╢к╢С╣╗╥ека╣д╧╔╩ВмЙх╚ЁЖ╨УсхаА
╣дрБаоё╛╨анч╥╢?╧╣д╬м╠╩ЁблЛ╨юнг╣╫аккЩ╦йлП╣доЦ╢╫ё╛тз
ЁблЛ╨ю╣д╪╓нгобё╛схаАитвЖ╥╢?╧╬м╥ефЗакё╛╦Э╪с╦ъуг╣дсШ
мШ╨миМлЕ╣дхМхУнча╕хцкЩц╩╥╗╥╢?╧ё╛кЩ╟╡н?вт╪╨ё╛ж╩хцЁб
лЛ╨юу╪╣Цп║╠Цркё╛╬м╣╠╠╗╢ПкШ╨цакё╛╡╩р╙й╖иМ╬мпп║ё║║║║
║║║║ЁблЛ╨ю╪Швт╪╨р╩╩В╤Ьжпё╛йж╠ЦоКиЛ╫ЬсхаА╣дЁдрбюОё╛
╠╩схаАр╩ты╣╡в║╨С╠Ц╦ТвеЁдрб╦╖цЧдСе╙векЩдгхАхМ╥АбЗ╣д
к╚хИё╛кШоК╫ЯлЛ?╢яЫвс╡╩дэ╪╠ё╛ж╩спсцбЩ╩П╟╬ак║ё║║║║║║
║║╪╦╥жжс╨Сё╛схаАтзЁблЛ╨ю╤ткЩцФ║╒╬╠╣дгвнг╨м╤тхИ╥?╣д
дСцЧобё╛иМлЕр╩уСуСкжбИё╛╡╩си╥╒ЁЖн╒н╒╣д╡Э╤╤╨мгАиЫ╣д
иКрВё╛к╚йжр╡╡╩вт╬У╣д╫╚ЁблЛ╨юб╖╫Тё╛ЁблЛ╨юк╚йжтзсхаА
╡╩ж╙╡╩╬УжпкЁюШ╣д╫╚кЩ╣дЁдрб╫Б?╙ака╫?ее╕?шё╛тзсхаА╪╦
иЫгАиЫжфж╧жп╡ЕхКкЩ╣д╣╜вои╚пьужюОё╛╫╚схаА╣дхИ╥?дСхК
йжжпё╛╥АбЗ╤Ьо╦дЕ╣д╦п╬УхцЁблЛ╨ю╤ый╠╡╩хл╥ейжё╛кЁйф╫╚
схаА╣дпьуж╫Б?╙╬║гИдСмФё╛╡╩й╠╡╕е╙кЩря╬╜╠Дс╡╣дво╨Ли╚
хИм╥ё╛хцсхаА╥╒ЁЖр╩иЫиЫя╧рж╣диКрВ║ё║║║║║║║║ЁблЛ╨юл╖
м╥?╢?╢схаАЁ╠╨Л╣дцФ?в╨м╥╒ЁЖуСуСиКрВ╣дцтхк╨Л╢╫ё╛╣црБ
╣дп╕п╕ё╛кШж╙╣ю╫ЯлЛвт╪╨бМио╬мдэ╫╚╦ъ╟а╣д╟Ю╩╗я╧тзиМоб
╬║гИ╪ИрЫакё╛кШ╟ям╥╣мобё╛╫╚схаА╣дхИ╥?╨╛хК?зжпгве╙р╩
уСё╛фПиМ╫╚схаА╣д╤лх╧оффПё╛?╢весхаА╣╜вои╚╫ТиМдз?Цря
╬╜спп╘Ё╠й╙акё╛тздз?Ц╟Э╧Эобё╛╥йцю╣дрУ╡?бжю╙хцЁблЛ╨ю
т╜╠╬╬м╦ъуг╣дсШмШ╠Д╣ц╡╩?ийуй╟ё╛уЩоК╫╚схаА╣ддз?Цмяоб
ё╛р╩ж╠рт╡╩й╖иМн╙╣воъ╣дсхаАбМио╬╞╬У╣д╫╚дз?Ц╫Т╫Тв╔в║
ё╛╡╒оК╢с╦у╡е╠╩╥еф╫тз╨Сеен╩всиофПиМ║ё║║║║║║║║╪ШсхаА
╥╢╤т╡╒оКфПиМё╛ЁблЛ╨ю╦о╫Т╥ЭобиМё╛╫╚схаАя╧в║ё╛р╩ж╖йж
дСмФвекЩ╣дцюхИё╛аМр╩ж╖йж╦ТвекЩ╣ддз?Ц╦╖цЧё╛бЩбЩ╣дсх
аА╣дсШмШ╠╩лТ╤╨╣дт╫ю╢т╫г?арё╛пджп╤тЁблЛ╨ют╫ю╢т╫╢С╣╗
╣д╬ы╤╞╤╪хщхлакё╛кЩоКвт╪╨ж╩р╙╡╩╠╩ЁблЛ╨ю╣дрУ╬╔╡ЕхК╬м
╡╩кЦй╖иМё╛╬м╡╩кЦ╦Ьюо╧╚╢Вблц╠всак║ё║║║║║║║║вН╨СсхаА
╩╧хщхлЁблЛ╨ю╣дйжиЛ╣╫дз?ЦюОмФе╙кЩ╣дцю▄бё╛╣╚╣╠ЁблЛ╨ю
╪╦╢ноК╟якЩ╣ддз?Цмяобё╛тзсШ╩ПхГ╥ыжп╡паТ╣др╩╣ЦюМжг╤╪
хцкЩбМио╫╚дз?Цю╜в║ё╛?зжп╩╧гАиЫ╤Ь╪А╬Ж╣д╤тЁблЛ╨юк╣ё╨
║╟нрцгж╩дэ╣╫уБ╦Ж╣ь╡╫ё╛нр╡╩дэ╤т╡╩фПюо╧╚║ё║╠║║║║║║║║
ЁблЛ╨юж╩спсцйж╢ЗлФрУ╬╔тзсхаА╫?хА╣дрУ╣ююО╡Ее╙ё╛╟ясх
аА╦Ц╣дхГвМхГЁуё╛тыр╡╧к╡╩иой╡ц╢ЯФЁжакё╛к╚йж╫Т╫Т╠╖в║
ЁблЛ╨ю╣дм╥ё╛?зжп╣д╫?╢╜╡╩мёё╛иКрВиЫт╫ю╢т╫╢Сё╛╨м╨ск╝
иЫ║╒сЙиЫ╩Лтзр╩фПё╛т╫ю╢т╫╪╓ар║ё║║║║║║║║ЁблЛ╨юпджп╣д
сШ╩ПтзсхаА╣диКрВ╨моЦ╢╜жпиоиЩ╣╫тыр╡╡╩дэ?ьжф╣д╣ь╡╫ё╛
кШ╫ЯлЛр╙йг╡╩дэ╪И╣╫схаА?жеб╩А╠╛у╗║ё?╢весхаА╠х╫о╪А╬Ж
╣дл╛╤хё╛ЁблЛ╨юж╙╣ю╫ЯлЛж╩спсц╣Ц╥гЁёйж╤накё╛╥ЯтР?жеб
╫Я╨С╬мц╩уБ╩З╩Аак║ё

尤玲享受着陈天豪手指带给她的愉悦,心中觉得自己今天太荒唐了,虽然自己没失身,但也对不起自己的老公,
只是现在的情况让她欲罢不能,便用一支手把内裤紧紧抓住,同时用双腿紧紧缠在陈天豪的臀部,以防止陈天豪把
他的裤子脱掉。

陈天豪见尤玲正闭着眼,完全沉醉于身体的快感中,便悄悄的把自己的裤链拉开,把内裤往下轻轻一带,早已
经坚硬如铁的阴茎就弹了出来,陈天豪一支手将她的内裤向旁边拨开,继续用手指在阴道里抽插,另一支手将阴茎
对准尤玲的阴道口,身体向前一耸,双手抱紧尤玲的髋部一送,身体顺势向前将尤玲的双腿扛在肩上,阴茎迅速的
代替手指全部插了进去,马上就感到无比的舒畅。

尤玲尚未生育过的阴道将他的阴茎夹的紧紧的,但由于阴道里淫液比较多,抽插并不困难,陈天豪尽情的耸动
着,阴茎不停的进进出出,发泄着已经忍了很久的欲火。

「啊……你……」尤玲突然被陈天豪将双腿抬在肩上,而从阴道传来的感觉变得更加的充实、深入和舒服,让
她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

尤玲知道自己失身了,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象掉进了深渊一般,所谓的底线彻底完了,她被老公以外的人奸淫了,
双手用力想将陈天豪推下去,但她怎么是陈天豪的对手,只能任凭陈天豪对她的奸弄,陈天豪的阴茎向尤玲阴道一
次又一次有力的撞击使她的欲火不断的上涨,身体的快感并未因为她的不情愿而减退,反而来的更加的强烈。

慢慢的,尤玲放弃了反抗,在身体的驱使下,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又一声让陈天豪血脉贲张的呻吟,同时身
体完全背叛了她的意志,主动的迎合陈天豪的抽插,尤玲彻底迷失在这性爱当中,已经顾不得这个人是不是她的丈
夫了。

陈天豪见尤玲已经接受了被奸淫的事实,便得意的将阴茎抽了出来,从容地将自己的裤子和尤玲的裙子、内裤
脱去后伏在尤玲身上,尤玲主动把大腿分开,将自己的美屄交予陈天豪奸弄。

「小骚屄,你舒服不?」陈天豪想着崔学金他们很多人垂涎三尺的美女现在被自己压在身下尽情奸淫,心中无
比得意的问道。

「舒服。」在陈天豪再三追问下,满脸通红的尤玲小声回答了他。

「你太美了,难怪崔学金他们一提到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不过他们不知道你的小屄日起来更美……你老公
没想到今天会戴绿帽子吧……快叫老公……」

陈天豪一边奸得尤玲高潮连连,一边不停的用语言侮辱她来增加自己身体和心理上的快感。

在陈天豪的言语下,尤玲觉得有些羞愧,但让她自己也没想不到的是,她的快感比跟宋俊杰性爱时来的更快、
更猛,而且特别是在陈天豪提起别的男人对自己的性幻想和自己老公的时候。

「我不要淫荡,我不是个荡妇!」尤玲不停的自责,可她的身体又配合着陈天豪的抽插,在陈天豪的要求下,
还口是心非的按他的要求,叫了他「老公」和说了一些她这一生从未说过的淫话。

「不要,你不能射在里面。」尤玲觉得陈天豪要射精了,赶紧拒绝陈天豪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但陈天豪根本不
理睬她,将她紧紧压在身下,尤玲在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对她身体的冲击下,只好闭上双眼,享受着这最后的疯狂,
她觉得自己再也不纯洁了,身体里竟然充满了其他男人的精液。

当尤玲的欲火慢慢退去,身体的需求不再控制她后,失身的痛苦和被凌辱的悲伤一点一点涌上来,慢慢地占据
了她的心,她把还伏在她迷人肉体上的陈天豪推开,将衬衣捡起挡住自己裸露的身体,失神地依偎在车门旁缩成一
团,当大摇大摆坐在身旁的陈天豪刚把手伸过来,试图抚摸她时,尤玲再也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陈天豪见状,知道尤玲现在肯定是因为失身而后悔,便不顾尤玲的反对,将她搂入怀里,故作温柔地对她说:
「我的美人,都怪我不能把持自己,事情现在都已经发生了,只要我们以后小心点,没有人会知道,我会好好对你,
不会让你吃亏的。」

「还有以后?!我们没有以后了!!!」尤玲神经质般的大声吼道,然后放声痛哭。

望着情绪极不稳定的尤玲,陈天豪没再说什么,只是把试图推开他的尤玲紧紧的搂住,轻轻的像对婴儿一般拍
打着她光滑如缎的背,让她伏在自己的肩头哭泣。尤玲哭泣着发泄自己的痛苦和悲伤,自己为什么不坚决反抗,怎
么会失身,以后怎么面对老公,尤玲觉得自己的头里乱成一团。

过了一会儿,尤玲的哭泣声越来越小,可能是刚才尽情的宣泄,现在她觉得自己要好些了,毕竟事实是不能改
变的了,她只有面对这个很难接受的处境,她让陈天豪把自己放开,默默的把散在车里各处的衣物捡来穿好,考虑
片刻后对正在一旁看着自己的陈天豪说道:「我就当做了个梦,希望你跟我一样,把它都忘了,就当没发生过,好
吗?」

「小玲,我怎么能忘掉,我是真心喜欢你。」陈天豪越来越觉得回味无穷,岂能就此放手,尤玲靓丽性感的身
体、性爱时欲拒还迎的表现已经深深的吸引了他,征服性感人妻和高傲美女的满足感让他觉得原来那些主动送上门
的女人是那么不值一提。

「你不要说了……我……我是有丈夫的人了,这样做我对不起他。」尤玲其实对陈天豪并不反感,至少陈天豪
比宋俊杰有本事,不像宋俊杰,只会在他父亲的庇护下生活,才会让自己……可宋俊杰毕竟是自己的丈夫,而陈天
豪不是,一想到这里,尤玲心里愧疚不已,自己被陈天豪奸淫的高潮不断,完了还拿他跟丈夫相比。

「小玲,我说的都是真心话……」陈天豪急不可耐的诉说自己的想法,想让尤玲能默认他们的关系,这样他就
能长期玩弄尤玲了。

「你不要说了,我想回家,我累了。」尤玲闭上双眼,不再理睬陈天豪。

陈天豪见尤玲对他不理不睬,马上就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心中有些生气,「你以为你还是什么贞洁
玉女,日都遭我日了,还这么猖狂,那好,我今天就把你日个够,看你以后在我面前还有什么骄傲的。」

陈天豪把车发动就向城里开去,他下定决心,今天不能让尤玲回家,哪怕用很卑鄙的手段也一定要让她毫无退
路,心甘情愿的沦为自己的玩物。

车进入市区后,尤玲发现并不是向她家的方向,马上对陈天豪近乎喝斥的问道:「我要回家,你想干什么?」

「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回家,我带你到酒店去洗个澡,你收拾一下再回家,不要让你的邻居们发现什么。」陈
天豪早就想好了理由,马上就故做体贴的说。

陈天豪想只要到了酒店,就由不得尤玲了,今天不让尤玲乖乖臣服于他的跨下,他就决不收手。

「这……好吧!」尤玲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觉得陈天豪还是关心体贴她的,尤玲住在工商局的生活区,现在回
去,难免会碰上别的人,要是让邻居或同事们看见自己满脸的泪痕和零乱的头发、衣物,那就难免让人……车又开
到海峰大酒店,这个酒店是海峰市唯一的四星级酒店,是陈天豪和两个朋友合伙开的。这家酒店的十二楼,在总经
理办公室旁边的1210号房间里安装有九台针孔摄像机。1210房间并不对外营业,主要是用来拍摄陈天豪邀
请来的官员在里面寻欢作乐时的证据,便于以后如果他们不买面子时,陈天豪好用来要挟和控制他们。

1210房间的秘密除了陈天豪和他的铁哥们——海峰大酒店总经理方云知道外,就没别人知道了,因为连安
装都是他俩干的。

陈天豪知道方云今天在外地还没回来,总经理办公室就没其他人有钥匙了,也就是说不会有人会看到将要发生
的一切。陈天豪决定当一次主角,如果他跟尤玲梅开二度后,尤玲还是不听自己的话,他也只有用录像带来要挟她
了。

陈天豪把尤玲带到1210房间门前,把钥匙取下来交给她,骗她说这是市政府长期包的房间,除了他之外就
只有办公室刘主任才有钥匙,现在刘主任是肯定不会来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最好把房门反锁上,他就不进去了,
他去给尤玲买事后避孕药。

尤玲感激的看了看陈天豪,默默的打开门就进去了,等尤玲关上房门,陈天豪在听见反锁房门的声音后,就赶
紧到隔壁总经理办公室去了。

陈天豪进到里间,把监控器打开,九个屏幕马上显示出图像,其中有六个是不同方向房间内的图像,另三个是
浴室内的图像,陈天豪看见尤玲把门、窗户、浴室、柜子,甚至床下仔细检查了一遍后,便把钥匙放在自己的小坤
包里,坐在床沿把衣物脱去,披上睡衣就走进了浴室。

尤玲一次又一次用香皂、沐浴露清洗身体,似乎能把今天发生的一切洗去。

她现在是越来越迷惘,一方面觉得对不起老公,而另一方面觉得陈天豪是一个对自己体贴入微和很有势力的男
人,跟他在一起自己有安全感,不像宋俊杰那样窝囊,反正自己跟陈天豪已经有了性关系了,如果自己今后跟他保
持情人关系,那自己以后的生活……尤玲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自己不能再跟陈天豪来往了,哪怕宋俊杰再没出
息,他毕竟还是自己的老公,自己应该尽到身为人妻的责任。

尤玲一边洗一边想,洗着洗着,慢慢的觉得自己刚刚熄灭的欲火慢慢的又升起来了,在宋俊杰离开的时间里,
尤玲有时为了满足自己的生理需要,在家里也手淫过,于是她的双手不自觉的开始抚摸自己的身体,最后禁不起坐
在马桶上拼命的自慰起来,发出了一声声难以抑制的呻吟。

「今天自己怎么了,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真像陈天豪说的那样是淫妇。」

一想到这里,尤玲便想起刚才跟陈天豪的销魂感受,身体的需求变得更加强烈和无法控制,心里想的除了性爱
还是性爱,现在任何一个男人出现,尤玲可能都会同意甚至会要求跟他性交,疯狂的性交。

陈天豪得意洋洋的看着屏幕上尤玲的表演,这一切都是他意料之中的,1210房间里的香皂和沐浴露看上去
跟一般的没什么分别,其实,是从国外买回来的,都含有大量的催情剂在里面,好让那些官员和妓女疯狂性爱。尤
玲平时循规蹈矩,哪里知道这些,所以她一直还以为是自己的原因。

「叮咚……叮咚……」急切的门铃声将正沉浸于欲火中的尤玲警醒,陈天豪来了,尤玲担心未必能把持住自己,
便故意不去开门,希望陈天豪能离开。

但门铃一直响个不停,尤玲只好强忍住心中的欲火,将浴衣穿上,满脸通红的去开门,她想只开一个小缝,能
把药拿进来就行了,不能让陈天豪进到屋里。

「玲姐,你没事吧,你的脸好红,是不是感冒了?是不是刚才我们在河边的时候,你受凉了?」在开门的一瞬
间,陈天豪暗地里一用力,强行推开门进去就把门关上,看着欲火如焚的尤玲,他故作关心的问道。

「没事……可能是刚才水有些烫的原因吧!」看着已经进到屋里并顺手将门关上的陈天豪,尤玲紧张的回答,
她知道如果陈天豪现在要是想再次占有自己的话,自己恐怕很难拒绝。

「你把药给我,我想把衣服换了回家。」尤玲觉得下身骚痒无比,大腿不由得磨擦了一两下,不过她刚才下定
的决心让她强忍住自己的欲望,想赶紧把陈天豪打发走。

看着春心荡漾的尤玲,陈天豪微微一笑,一边把尤玲拦腰抱起向床边走去,一边说:「玲姐,你不用急,时间
还早,你先休息一下吧!」

「你……你要干什么……我们不能再犯错了。」尤玲连忙拒绝,可她也觉得自己的拒绝是那么无力,同时毫无
反抗的身体意味着她已经接受了陈天豪对她的再次占有。

「放心,我不会日你的,除非你求我日你。我只想抱抱你!小骚货!」陈天豪现在有了猫玩老鼠的心情,要是
尤玲有本事能不主动求他的话,那他一定会放过尤玲的,因为在特制香皂、沐浴露的作用下,他还没见过哪个女人
能忍得住,包括那些经验丰富的下海十多年的妓女。

「你好坏啊!……讨厌!」尤玲被陈天豪赤裸裸的淫语调逗的心痒痒的,她想开口骂他,谁想说出来却变成情
人调情般的口吻,此刻尤玲再也不想老公了。

陈天豪抱着尤玲两人一起倒在床上,陈天豪将尤玲压在身下,手便伸进宽松的浴衣里抓住尤玲的乳房玩耍,尤
玲马上发出阵阵娇吟,动情的主动向陈天豪索吻。

很快,尤玲在陈天豪的调逗下,女性的尊严和人妻的操守被她统统抛在了脑后,只剩下燃烧的欲望。

当陈天豪起身下床把电视和DVD打开,电视屏幕上很快出现一对欧美男女进行激烈的性爱,看着自己从未见
过的刺激场面,听着他们发出的呻吟,尤玲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主动将自己和陈天豪的衣物脱去,心中满是冲动和
兴奋。

陈天豪躺在床上,得意的看着美丽的人妻为自己脱衣,等自己的衣物刚刚脱去,陈天豪一把就把尤玲拉在自己
身边躺下,翻身压了上去,不停的调逗、抚玩尤玲,阴茎在她的阴道口摩擦而不插进去,陈天豪要等尤玲开口求他。

「小骚货,是不是想我日你?」陈天豪明显感到身下性感人妻的激烈燥动,不停的颠动臀部示意自己进入。

「是……」尤玲小声的说道,心里有些耻辱和着急,她现在已经燃烧起来,可身上的陈天豪迟迟不进入让尤玲
恨不得把他推下来,女上男下自己来好了。

「你说什么?大点声,我听不见。」陈天豪看着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尤玲,越发想凌辱她,彻底摧毁她的
尊严,心甘情愿的沦为自己的泄欲工具。

「是!」尤玲在也无法忍受了,大声的回答。

「是什么?是不是要我日你的骚屄。」陈天豪得寸进尺的问道。

「是要你日……日我……日我的骚屄。」尤玲几乎要哭出来了,被陈天豪压在身下,还要顺从他说着自己从未
说过的淫话,屈辱下更加高涨的欲火让她觉得自己真的成了一个淫妇。

「这就对了,我日死你这个骚屄。」陈天豪下身一挺,阴茎进入到尤玲早已经是淫水泛滥的阴道里,第二次将
她占有,是她心甘情愿奉献出自己迷人肉体供人奸淫。

在陈天豪如同打桩机般的冲击下,尤玲觉得自己空虚的阴道越来越充实,吊在空中的心也越来越踏实,身体的
快感是她有生以来最强烈的一次,她疯狂的配合着陈天豪的抽插,口中的呻吟是那么的肆无忌惮。

「你的小屄舒不舒服。」

「我的……我的小屄好舒服。」

「你的小屄日起来还真爽,你这个小骚货,以后还给不给我日。」

「要……要给你日。」

「那你老公呢?」

「我老公……」

「以后没我同意,你不能让别人日你,包括你老公,只能让我日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我全听你的……以后只让你日。」

……屋里两人淫语不断,在陈天豪一次次大力的插入带来的快感和春药作用下,尤玲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害羞,
彻底堕落在欲望的海洋中。

望着自己身下被日的魂飞魄散、口无遮拦的性感少妇,陈天豪知道她以后恐怕不会再拒绝自己对她的奸淫了,
他满意的起身将尤玲翻了个身,双手抱着她曲线圆润的臀部,从后面日了进去。

被欲火烧昏了头的尤玲毫无异议,过去宋俊杰也提过这种姿势,但尤玲觉得这种姿势自己如同母狗一般,是对
自己的侮辱,所以,从未同意宋俊杰从后面插入,但今天她被陈天豪从后面奸淫,感到阴茎的插入更加的进去,抵
到了老公从未到达的子宫,无比的爽利舒服,她觉得自己就跟淫荡的母狗一般,心中淡淡的屈辱让她感到更加刺激
和兴奋。

很快,陈天豪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快感,将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入到尤玲的身体里,在精液的浇灌下,尤玲的
快感如同潮水一般不断的向她袭来,两人静静的、软软的瘫在床上。

尤玲依偎在陈天豪的怀里,看着将自己又一次凌辱的男人,尤玲心里不但不恨他,反而觉得自己成了陈天豪的
人,她完全臣服在陈天豪的跨下。

这时,电视里美丽的金发女郎正在为她的伴侣进行口交,陈天豪让尤玲转头看看电视,示意她也为自己口交。
尤玲矛盾的看着电视,过去宋俊杰也想让她口交,但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觉得太肮脏了,没想到现在……看着
电视里很陶醉的男女,被陈天豪彻底征服后对他言听计从的尤玲模仿着电视里的场景将头伸到陈天豪的阴茎边,一
股浓浓的醒味让她又停了下来,她抬头看见陈天豪鼓励的眼神,犹豫片刻,凌辱后的顺从和讨陈天豪欢心的心理终
于驱使她张开迷人的红唇,屏住呼吸将陈天豪坚硬的阴茎含入口中,将老公苦苦哀求也得不到的口交奉献给了陈天
豪。

陈天豪享受着尤玲温暖、湿润的口腔带来的惬意,尽管尤玲的技术很是生疏和粗糙,甚至有时牙齿还把他的阴
茎刮痛,但陈天豪能感到她的努力,她在尽力讨好自己,把人妻变成自己忠诚的情人的满足让他很是愉快,看样子
自己是第一个享受她口交的男人,心里的满足和快意让陈天豪的阴茎又慢慢的勃起。

陈天豪翻身将尤玲又一次压在了身下,他完全模仿电视里的男女,让尤玲摆出各种姿势供他肆意奸玩,尤玲在
她前所未有的淫荡表现下一次又一次的登上性欲的高潮,可惜这张牒片里一直没出现肛交,让陈天豪很是遗憾,不
过他想今天有的是时间,他要把尤玲留下来好好奸淫一晚。

当天,尤玲一直赤身裸体的在房里,除了酒店的服务生送饭到房里时她穿上了睡衣,但她的靓丽和性感还是让
服务生冲动了一晚。

而陈天豪这晚也没闲着,他在尤玲的哀求下暂时放弃了给她的肛门开苞的计划,但尤玲越来越熟练的口交和越
来越配合的性爱还是让他又尽情奸淫了尤玲三次,在享尽了艳福后,才将尤玲搂在怀里精疲力尽的睡去。

陈天豪朦胧中听见手机的振动声和感到手被举了起来,怀里光滑细嫩的肉体悄悄离开了自己下床,便睁开了眼,
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过了,而尤玲赤裸着她性感的肉体正朝浴室走去,过一会儿就听见浴室里尤玲好像在跟
什么人说话,陈天豪便悄悄的起床来到浴室门口。

「你刚才打电话来是我还在上课,我一下课看见你打了几个电话就马上给你回了,你有什么事?」

「我也想你,老公!你什么时候能回家?」

原来是尤玲老公的电话,陈天豪顿时淫心一动,要是尤玲一边跟她老公通电话,自己却在一边奸淫她,那肯定
是很爽的。

陈天豪主意一定,便推开门走了进去,尤玲正在洗手台前背对着门低着头跟她老公通话,光洁的后背、圆润臀
部和美腿构成了迷人的性感曲线,此情此景让陈天豪辛苦了一晚的阴茎马上又不辞辛苦的勃了起来。

陈天豪悄悄上前,双手从后面将尤玲的双乳搂住,身体紧紧的贴了上去,尤玲不由「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抬
头见是陈天豪便马上做了个安静的动作,陈天豪脸上露出淫笑,腾出一支手也做了安静的动作后便将尤玲上身向下
按,尤玲只好上身向下,一支手半曲在洗手台上支撑着身体,而她性感的臀部就翘了起来,正好对着陈天豪跃跃欲
试的阴茎。

「怎么啦?老婆,你怎么啦?」电话里宋俊杰焦急和担心的大声问道,连陈天豪都能听见了。

「没什么……我刚才不小心,差点扭到脚了,都怪你,要不是一边走路一边跟你通话,我怎么会扭到,要不一
会儿我到家了再打给你。」尤玲知道陈天豪又想干什么了,连忙想挂断电话,避免暴露自己的淫行,因为陈天豪的
阴茎已经在她的阴道里抽动。

「你怎么样?你没什么吧?脚扭到没有?」宋俊杰关切的问道,他不知道此刻在电话的另一头,他一直引以为
荣的美貌妻子给他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他的美妻正如同一只下贱的母狗一般,翘着她性感的屁股迎接着别的
男人的肆意奸淫,胸前丰满的乳房被那个男人的大手尽情捏揉,而妻子此刻被奸淫得发出的急促呼吸传到他耳里,
他还以为是妻子被扭到脚后疼痛所致。

「没……没什么,我……啊……好……我找个地方坐下来,看看我的脚,待会再打给你……啊……再见……好
舒服……你真会日……小屄要死了……」尤玲一说话,陈天豪就大力的插入,让她断断续续的说不上一句完整的话,
只有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不能抑制的通过话筒传到宋俊杰的耳里,尤玲心里暗想:自己太淫荡了,自己是个不可救药
的荡妇。

电话里老公关切的声音让她觉得老公就在一边似的,而自己却被别的男人从后面奸淫,如此这般的淫荡行为刺
激的尤玲反而比以往更快的进入高潮,她不等老公说话就把手机关上,然后看着镜子里自己正耸着屁股被陈天豪奸
玩的淫荡场面,她不由淫声不断,身体一阵紧绷,她又到高潮了。

「你这个小骚货,没想到你还真有味道,够淫荡的,跟你老公通电话,被我日的还这么爽,你老公也真够意思,
他老婆被别人日的喊爹喊娘的,他还这么关心他的骚老婆。」陈天豪一边奸淫着尤玲,一边得意的侮辱她和她可怜
的老公,陈天豪觉得刚才如同当着宋俊杰的面奸污他的妻子一般,很是刺激和兴奋。

电话那一头,宋俊杰着急的不得了,自己的妻子怎么样了,脚肯定扭伤了,而且还不轻,他想打过去,可又怕
妻子生气,他一直很畏惧自己的美貌妻子,他根本想不到平时在家里高高在上的妻子正被别的男人的以屈辱的姿势
奸淫,心高气傲的她被那个男人日的大呼小叫,高潮连连。

当陈天豪感到快要射精了,便把阴茎拔了出来,让尤玲转身蹲下张开嘴,双手抱着她的头,将阴茎在她嘴里大
力耸动,尤玲觉得自己几乎不能呼吸,想推开陈天豪,可陈天豪抱着她的头,牢牢的掌握住主动权,她只好一动不
动的任凭陈天豪的阴茎在她嘴里快速的抽插,好在陈天豪很快将她的头紧紧抵住,她的性感红唇都能感受到陈天豪
有些扎人的阴毛和他跳动的阴茎,他终于射精了,射在美丽人妻的嘴里。

尤玲软软的坐在地上,性感的红唇上还有残留的精液,刚才陈天豪射精时,她的头被陈天豪紧紧的抱住,阴茎
将她的嘴堵的严严实实,只好把大多数精液吞了下去。

「小母狗,你还不起来,赶紧穿衣服,我们下去吃饭。」陈天豪一边穿衣,一边对正瘫在浴室里的尤玲大声说
道,他现在对尤玲是越来越有把握,他知道尤玲永远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他可以随意的羞辱她,奸淫她。

果然不出他所料,尤玲慢慢的起身,在浴室里传来洗漱和压抑后的抽泣声,陈天豪觉得自己刚才可能有些过分,
毕竟尤玲昨天上午都还是贞洁的人妻。过了一会儿,尤玲低着头出来把衣服穿上。

「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了。」陈天豪见尤玲低沉的情绪和淡妆下依
然可见的红红的眼睛,不由心痛的上前把她搂入怀里,轻声的道歉和安慰她。

「我的人都是你的了,我真心实意对你……你还……这样对我……」尤玲再也忍不住在陈天豪的怀里哭了起来。
她已经从心里接受了陈天豪对她的占有,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玩物,但陈天豪刚才不管她的死活让她有些难受,现
在陈天豪给她道歉,她顿时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一般撒娇起来,她原谅了陈天豪刚才的粗暴行为。

但陈天豪等尤玲进浴室里补完妆回来,眼睛都大了,太美了,比以往都美,看的出来尤玲是精心打扮了一番。
陈天豪不由色心又动了起来,这两天他旺盛的性欲让他也很是吃惊。

「你太讨厌了,有完没完,你不是说要去吃饭了嘛。」尤玲一边顺从陈天豪的拉扯,倒在床上,等待他的进攻
和占有,一边调笑他。尤玲是越来越想讨陈天豪的欢心,她刚才化妆的认真是从未有过的,她只想把自己最美的一
面完完全全的展现给陈天豪。

「对啊,我们到下面包间里一边吃饭,一边日你,好不好。」陈天豪一听,心中产生了一个更加淫荡的想法。

「你……你好坏。」尤玲被陈天豪的主意吓了一跳,但通过这一天的经历,尤玲对陈天豪的刺激和疯狂性爱慢
慢的有些适应了,她也有点喜欢这种带给自己更大快感的偷情性爱,同时也是为了表明自己对陈天豪的忠心,尤玲
嘴里撒娇似的嗔怪着,却羞怯的笑着起身跟陈天豪出门了。

第二天一早,当尤玲精神抖擞的来到办公室,刚到办公室门前就碰到王明,王明笑容可掬的跟她打过招呼便走
了,对她的态度发生很大的改变,尽管王明没说什么,可尤玲还是觉得怪怪的,他恐怕猜到陈天豪跟自己的关系了,
尤玲一想到这里,不由羞红了脸,转身进到办公室里。

昨天太疯狂了,陈天豪和她究竟做了几次,尤玲都算不出来了,两人基本上一天都在床上、沙发上、浴室里,
甚至饭桌上无休止的性交,连今天早上两人临上班时,陈天豪都在她穿鞋出门前在鞋柜边又把她日了才让她出门,
害的她现在阴道里、内裤上都还有陈天豪的精液。

尤玲回想起这两天的一切,不由身体又有些冲动,陈天豪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把尤玲的身体中深埋的欲望开
发出来了,只要跟他在一起,心中的欲望就变得不能控制。

从此,陈天豪基本上每天都跟尤玲在一起,完全享受了宋俊杰的一切权利,甚至在宋俊杰回家的时候,他也没
放过,已经被提拔成工商局办公室副主任的尤玲总以加班为由跟陈天豪幽会回到家里,回到已经做好饭菜后苦苦等
待的宋俊杰身边,而尤玲的阴道里的精液让她更感背叛的刺激,心中已没有对不起老公的想法。

一年后尤玲怀孕了,当然不是宋俊杰的孩子,这时,在尤玲的多次哀求下,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有人照
顾,陈天豪才答应帮忙活动活动,让宋俊杰调回市郊的分局上班,这样他中午还是不能回家。而宋俊杰为了感谢陈
天豪帮忙,还请陈天豪吃了顿饭,全然不知道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老婆别人比他奸的更多,还要帮忙带别人的孩子。

【全文完】